「你能走嗎?」李玟赫看着他那因為被兩個男人用腳踩住,同時又跪得瘀成青紫一片的膝蓋,溫柔的問道。那個男人似乎是不好意思,寧願自己忍着痛楚一瘸一拐的走着,也不願意回答。可是他人走不到兩三步,就因為雙腿發軟而倒下,幸好李玟赫在旁及時把他捉住,這才沒有直摔在不平的水泥地上。

「不要硬撐了,我背你吧,我住的酒店就在附近,我們到對街攔計程車坐回去吧。」李玟赫沒有給他拒絕的機會,直接就把人背到自己身上。

 

 

 

 

 

「嘶——」沒想到自己的手一抓住他的大腿,那人就痛得忍不住低聲痛哼,讓李玟赫頓時緊張不已,並讓他靠在牆壁上。

「怎麼了怎麼了?」因為有那粉紅護士裙的遮蓋再加上昏暗的燈光,他那滿佈大腿上和身體各處的鞭痕都被剛好遮掩住,讓李玟赫除了膝蓋上顯然易見的瘀青外,並沒有注意到他其實是已經遍體鱗傷。只是恰好,裙下結痂的傷口突然被李玟赫用力的按住,所帶來的痛楚才讓他即使再怎麼強忍也承受不住的低吟出來。

「沒事吧?大腿也有傷口嗎?」李玟赫狐疑,沒等他回答,就一把掀起他那件單薄礙事的少女護士裙。當他看到底下那一條條交織的血痕後不禁瞠目結舌,剛才自己那麼用力的捏住他的大腿,他必定疼翻了!

「抱歉,我不知道你那裏原來受傷了。」李玟赫不斷在心裏埋怨自己這次真的是好心做壞事了,該做的不做,不該做的卻做了。裙子被掀到剛好蓋過臀部的位置,那人顯然顧不上身上的疼痛,只覺得困窘卻手足無措,就在李玟赫掀起裙子的那個瞬間,他腦袋瓜就全然一片空白,不懂得怎去反應也沒有制止李玟赫的動作。見他一直在晃神,李玟赫也完全沒有為意是因為自己剛才的動作所致,只單純的認為他可能是飽受折磨和驚嚇所以太累了。可是看他呆若木雞的樣子,又怕他是出了甚麼事兒,李玟赫於是就特意在他眼前擺手。見他還是沒有回過神,就在他面前左手一個搭肩,右手一個響指,「撻——」清脆響亮的一聲劃破了夜空的靜謐,在只有他們兩個的暗巷中回盪,也喚回那人飄散的靈魂。

「你還是就這樣靠着我走吧。」邁開腳步的一刻自然的用手緊抓住那人的手腕,卻意外的讓原本隨意的披在他身上的西裝外套滑落,幸好李玟赫眼疾手快的趕及在外套滑落到地面前抓住。

「謝謝你了,外套就順便還你。」晚風格外清涼,輕拂在李玟赫身上讓他感到涼快舒適,然而只穿上一件單薄的護士裙的他,卻驟然已經被風吹得渾身都起雞皮疙瘩。即使如此,他仍藉機禮貌又客套地把外套還給李玟赫。

「晚上天涼,你就穿上吧。」怕他再次出於禮貌的推卻,李玟赫就幫他穿上了。李玟赫忽然發現自己一直都在喚他「你」,甚至直接省略稱呼。一次兩次也就罷了,可是現在要帶他回自己的住處,總不能還是一直都你你你的在喚吧?

「呃⋯⋯那個⋯⋯你叫甚麼?」莫名其妙的,李玟赫竟然覺得緊張。不就問個名字罷了,李玟赫你用得着心跳加速手汗直冒麼?

「啊?亨源,蔡亨源。那你呢?」那你呢?那人淡然冷靜反問的一句讓李玟赫頓時怔住,哎呀李玟赫你這個腦袋裝草的大傻瓜啊,沒介紹自己啊!!!!!肯定是看着他凹凸有致的胴體跟他被人逼迫壓制在身下服務時,那一副我見猶憐的眉眼就立刻被他迷得七葷八素,要不然頭腦清醒的他遇到不相識的人,第一句一定是先報上名字,而不是迷糊到要別人反問自己。

「李玟赫。」

「你,是我人生中認識的第七個『玟赫』。」李玟赫聽到這句後滿臉黑線。第七個?!不是吧⋯⋯

 

 

 

 

 

 

//

 

 

 

 

 

 

上到計程車後,蔡亨源不知是在發甚麼神經,坐在李玟赫旁邊一個勁兒的在扭來扭去,一直有意無意的蹭着李玟赫的手臂和大腿。若蔡亨源就只是稍微蹭蹭可能還好,可是蔡亨源在用自己的屁股蹭着他的大腿——就顯然不對勁了。蔡亨源一邊蹭着,一邊在用嬌嗲的聲線奶聲奶氣的說自已好熱,然後下一秒就開始脫起自己身上的衣服⋯⋯幸好李玟赫發現有不妥後,在他剛開始脫掉自己那件西裝外套時就制止着他,可是李玟赫一替他穿上,蔡亨源又試圖脫下,一脫又穿,穿了又脫,就這樣反反覆覆⋯⋯當李玟赫察覺到司機正從後視鏡,用着見怪不怪的目光目不斜視的盯向他們,然後對他淡然的說了句「忍忍吧,五分鐘就到了,下次藥就別下這麼重了。」下藥?忽爾,李玟赫的腦海突然閃過那個抽菸的混混,在他耳邊意味深長的那句「慢慢享用」,才突然茅塞頓開的醒覺,原來那混混說的是這個意思。腦回路頓時慢一拍的他,一開始還覺得莫名其妙,然而,所有的不解在他把司機的話反覆默念幾遍後,就都一目了然,霎時讓他感到尷尬不已。李玟赫忽然慶幸蔡亨源穿上了自己的外套,不然要是蔡亨源身上只穿那件誘人的粉紅護士裙,然後把它脫下來的話,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看着此刻臉上明顯泛着不正常的潮紅的蔡亨源,慾火不僅盈滿了他的雙眼,也同時間挑起了自己對他的慾求——畢竟美色當前,那有不吃的道理?李玟赫也非柳下惠,面對雙眼霧上情慾,神色迷離的蔡亨源不斷似有若無的在撩撥着自己脆弱的神經,又怎可能還會是個面對美色還能坐懷不亂的正人君子?只是此刻望着自己已經到手卻又不能吃的美食,只好極力把自己那恨不得立即如狼似虎的撲上蔡亨源的衝動抑壓着。沒甚麼,不過是區區五分鐘而已。

 

 

 

 

 

 

 

 

 

這章我修了好幾次...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章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