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翎的話~
*-所有文章不定更...有空就會更XD
*-我的人生沒有計劃這種東西~沒有計劃就是我的計劃XD
*-如果大家有甚麼想說的歡迎留言~
*-最後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請注意內文有H✡

 

 

 

甫抵酒店房間內,望着倒在床上因強勁媚藥的催情作用下神色愈發迷離。意識愈來愈迷糊的蔡亨源,李玟赫極力遏制住自己身體瘋狂的叫囂,二話不說的立刻從浴室接來一大桶冷水,打算倒頭澆向蔡亨源,希望冷水能讓他多少恢復點神智,抓回清醒。正當李玟赫提起桶,只差向着蔡亨源倒頭而下的時候,李玟赫遲疑了——明明都精蟲上腦的他,在那一剎那居然還有理智,想起若然就這樣倒水的話整張床就會濕透,然後就沒床睡,到時候一定又少不免的被清理房間的姨姨在暗地裏問候自己家人的了。於是李玟赫立即放下滿水的膠桶,費力的將被不斷襲來的一波波慾望燃燒得暈暈乎乎,正胡說自語的蔡亨源納入懷中把他抱下床,讓他可以靠在自己身上。幸好只有數步的距離,要不然他可能把這意識模糊的人給搬到半路就搬不動了。把蔡亨源跌跌撞撞的安置在浴缸中,李玟赫毫不猶豫的拿起花灑,打開水龍頭就把水全數打在蔡亨源身上。瞬間,他嘴上連綿不絕的嬌喘呻吟被打住了。正當李玟赫為自己沒有乘人之危的大發慈悲感到一陣飄飄然的時候,蔡亨源卻又恢復原狀——輕輕吐出曖昧情濃的羞人話語。李玟赫服了,也投降了。這媚藥的藥力實在太強了!

 

 

 

 

 

 

難不成真的要洩洩正熊熊燃燒的慾火嗎?

 

 

 

 

 

 

濕透的護士裙緊貼在蔡亨源身上,那在底下隱約可見的兩顆粉嫩和腹肌讓李玟赫頓時血脈賁張,完全挪不開視線,盯得直吞口水,早已漲得難受的下身更是急需立即洩洩火。既然自己已經盡力抑制着自己的歪念來協助他,而結果卻不如所願的話,反讓他難受時自己又難受,是不是就應該拋開所有顧慮,不顧後果的按照自己的身體來行動?!反正若不是自己,落入魔窟的他也不會有脫離的機會⋯⋯把這一次當成感激的回報也不為過吧?畢竟被他們掌控過的他也該不會還是處子之身了吧?不是第一次,有經驗⋯⋯那即便是自己強上了他也不會那麼內疚後悔,就算不是,至少也可以借着「替他解除藥力所帶來的痛苦」為名來說服自己,讓自己更心安理得些。

 

 

 

 

 

 

李玟赫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想要狠狠的佔有這個人的慾望,李玟赫把蔡亨源回抱到床上,水滴沿着濕透的髮絲滑落到頸脖,然後隱沒在同樣濕得滴出水的裙裏,水珠劃過白皙光滑的肌膚煞是可人,只是那種令人生厭的黏膩感,讓他感到很是不舒服。儘管感到抱歉,可是面對天使與魔鬼,李玟赫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魔鬼。不消半秒,李玟赫就把蔡亨源身上的遮蔽物全扒光。指尖撫過耳朵,又沿着輪廓順到脖頸,劃過喉結撫過胸線後又劃過腹肌,最後停在因媚藥而早起了反應的下身上。被埋在濃密叢中的那物翹得老高,李玟赫並沒有撫慰它,而是直劃到菊穴,用手指輕輕的觸碰了菊蕊。只是輕輕一碰,那裏就立即一下敏感的收縮,就像在向李玟赫發出無聲的邀請般。李玟赫打開床邊的抽屜,把藏着的那瓶潤滑劑抓過,往蔡亨源的菊穴上擠了點,用手指把潤滑劑暈開均勻的塗搽在穴口的四周,然後再用一隻手指輕緩的慢慢探入。火熱緊緻的媚肉緊緊包覆住李玟赫的手指,他那微曲起的手指一直磨擦着蔡亨源的內壁,激得那人一直嗯嗯啊啊的在沉吟,原本因為藥效而緋紅的臉頰變得更加緋紅,連耳根脖頸胸前都染上一層紅暈。呼吸節奏隨着手指從一根加到兩根到三根而愈變急促紊亂,李玟赫時緩時急的抽插讓蔡亨源慢慢抵受不住那似有若無的肆意挑逗,李玟赫的動作就如隔靴搔癢般,讓蔡亨源禁不住的在左搖右扭,而被不斷挑逗的身體更傳來一陣陣空虛感,想要被填滿,想要被更多的填滿⋯⋯李玟赫看到蔡亨源的反應也不急,直到李玟赫聽到蔡亨源變調的一聲呻吟,身體一陣輕顫後才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後面得不到滿足,前而又得不到撫慰的蔡亨源難耐的夾緊李玟赫在體內的手指,把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分身上開始慢慢的上下擼動,整個腦都被性慾佔據填滿的蔡亨源全然不知曉自己現在到底是在哪裏,在幹甚麼,只知道自己再不主動,慾念就只會一直增強令他更加難受。蔡亨源不斷加快手中的速度,然後在一聲滿足的呻吟下伴隨着釋放的快感噴薄而出,身體在噴薄的同時一陣猛烈的收縮直顫。李玟赫沒料到蔡亨源會突然夾緊自己準備抽出的手指,當他發現蔡亨源那灑在小腹和床單上的精液後,板過蔡亨源的臉,看着慾求不滿的蔡亨源和那漲滿情慾的水瑩大眼,迷離散漫的眯剩一條細線,頓時徒添幾分說不出的勾人,讓人更想好好的折磨他一番。而事實也如此,李玟赫立即掏出自己勃起的分身,在蔡亨源的穴口上抵着粉紅的皺摺輕輕的在打圈,夾着數下用龜頭故意的戳刺,磨磨蹭蹭的就是不進去。後穴少了手指的抽動讓空虛感愈來愈大,蔡亨源脫口而出的一句讓李玟赫瞬間定住,「主人,求你使用我的小穴替我止癢。」身下的人兒竟毫不羞恥的用着卑微的語調來乞求他的進入。李玟赫聽到後也不多想,把側躺着的蔡亨源一把撈起,讓他跪在床單上,對準穴口,掰開兩片臀瓣就直接狠狠的捅進蔡亨源體內。

 

 

 

 

 

 

「啊——啊——」李玟赫不斷用力的抽插,每一下都直搗在蔡亨源的前列腺上,不間斷的刺激讓蔡亨源忍不住放浪的大叫,李玟赫摸着圓渾的屁股毫無預警的拍下去,「啪——」響亮的拍打聲在房間裏顯得更加響亮。屁股一掌就變紅,印在白皙的屁股上的那突兀的紅色的掌印,在視覺上刺激着李玟赫,讓他更加興奮。扣住蔡亨源的腰,毫無章法的有一下沒一下的用力掌在蔡亨源的屁股上,混合着用力深入的抽插,一個順手的揪住蔡亨源的頭髮就不停加速的抽出沒入,囊袋拍打在交合處上發出有規律的啪啪聲,蔡亨源放蕩的嬌喘呻吟和李玟赫舒爽的低吟讓滿室交織着春色的淫靡。不斷從口中吐出幾句不要不要的蔡亨源,在哭喊討饒的同時仍擺動着腰肢來迎合李玟赫每一次的抽插,下身又隨着李玟赫的抽插而抬頭,不斷有透明的液體從頂端的小孔中冒出。就在李玟赫用力的向上一頂,快要射精的時候,蔡亨源的菊蕊又是用力的一縮,剎那間,滾燙的精液因為菊穴收縮所帶來的刺激而全數射在裏面,滿滿的白濁隨着李玟赫的退出而滴落在床單上。經過一陣痙攣後,剛經歷完一場激烈的情事的蔡亨源全身乏力的癱軟在床上,藥效消散後的他就這樣疲憊的倒在床上。

 

 

 

 

 

 

「對不起。」李玟赫在自己的慾望得到釋放後,看着累的躺在床上就打呼的蔡亨源,一股悔疚感沒來由的再次湧上李玟赫的心頭。他輕輕的撥開蔡亨源散在前面黏作一團的瀏海,用指腹溫柔的撫着蔡亨源的臉頰,在他的耳邊低語。李玟赫走進浴室,放滿一缸溫水後再把蔡亨源抱到浴缸中,為他把埋在菊穴中的精液挖出來,幫他清理好後又把人抱回床上,坐在他的身邊靜靜的看着他的睡顏。李玟赫看着面前熟睡的人兒,又想起剛才的那句讓他驚愣的話,難道這就是他在那裏學到的?李玟赫深明,當時的他定必是被性慾薰死了才會說出這種話,卻又不由得感到一陣揪心,難道他每天都是這樣過的嗎?被下媚藥,學會卑躬屈膝,學會眨低自己,然後再次被埋沒在紛擁而至的慾望之中?若果自己剛才聽不到他的啜泣聲,沒有因為好奇而走進那條暗巷,沒有在目賭的時候救他的話,他是不是就要每天反覆的成為別人洩慾的工具,為滿足他們的獸慾而被束縛,被捆綁,被蹂躪,然後每天就在絕望難堪中渡過?

 

 

 

 

 

 

 

//

 

 

 

 

 

 

 

「呃⋯⋯唔⋯⋯亨源,這給你。」李玟赫尷尬的撓撓頭,然後遲疑的拿起在桌上的藥膏遞給蔡亨源。蔡亨源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空間,身上少了那件護士裙,沒了束縛住自己的繩子口球,卻多了一身不屬於自己的衣服。渾身疼痛乏力,後庭更是牽一髮動全身的痛,不用明言,他也知道昨天發生了甚麼事。「那個⋯⋯對不起,昨天你被下藥,我用盡方法也沒用,所以就⋯⋯」李玟赫把視線移到那件晾在空調口附近待吹乾的粉紅護士裙上。「謝謝。」蔡亨源從昨天殘全的記憶中,只依稀記得好像有個男人救了自己,好像是叫玟赫⋯⋯「我明白的,玟赫你不用道歉,該我說抱歉才是,為你添麻煩了。」「那裏⋯⋯對了,亨源你之後有甚麼打算?」「應該找份兼職攢夠機票錢就回韓國吧,畢竟我在這邊也沒認識甚麼人。」「我後天辦完公事後就乘晚機回國了,要不一起?」「不好了⋯⋯你已經幫我很多了⋯⋯」領了別人十萬日圓的人情又怎能不還還要再麻煩他?蔡亨源邊說邊找紙筆打算立下欠條,料不到自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不會麻煩的,那些錢不用還。」李玟赫最怕就是別人因怕欠了自己面婉拒自己的好意,況且昨晚的事他也過意不去,提議一起回韓國雖多半是自己的私心使然,放心不下丟下他一個人在日本,不過也有着補償的心理。「反正你在這邊也是只得自己一個人,就這樣決定跟我回去好了。」李玟赫並沒有詢問蔡亨源的意思,然後帶着他直接匆匆的走一趟,到昨天蔡亨源被賣的地方,向昨天的那幾個男人要回了屬於蔡亨源的東西後再一起回去。

 

 

 

 

 

 

「這兩天就住這裏吧,晚餐當住宿費好了。」知道蔡亨源並沒有地方可住,李玟赫於是就強留了蔡亨源在自己那裏。「謝謝⋯⋯玟赫,真的很謝謝你。」「說甚麼嘛⋯⋯我們好歹也連那檔親密的事也做過了,就是差在不是在交往而已,你⋯⋯願意跟我交往嗎?」面對李玟赫突如其來的告白,蔡亨源也是懵了,不是才認識了一天嗎?況且相遇還是在那種難以啟齒的場合之中,是說笑的吧?!「我是認真的,不然幹嘛要救你啊⋯⋯不就是一見鍾情啊⋯⋯」就像洞悉蔡亨源的猶豫和不解,李玟赫的一句正好解答了他的疑惑。蔡亨源卻不禁懷疑,昨晚這麼黑是可以怎樣對自己一見鍾情了?!「不用急着答應我,你可以慢慢考慮。」李玟赫怕聽到蔡亨源的拒絕,急忙補上一句,即使只是拖延了知道結果的時間,答案也並不會改變,李玟赫仍是抱有一絲希望,希望蔡亨源能感受到他的真心,他的誠意。

 

 

 

 

 

 

「你怎麼這麼肯定我是個同性戀?」蔡亨源問非所答的反問李玟赫,這個讓李玟赫措手不及的問題讓他當場呆了。對啊!怎麼就這麼篤定他不是個異性戀的?李玟赫從這個問題似乎得到了蔡亨源的答案,預視了自己會被拒絕的結果。「感覺?!」經過多重思考後,他最後只能不確定的弱弱的吐出這兩個字。「其實你感覺對了,我在來日本前的確有一個男朋友,只是在出發前夕鬧翻了,分手了,最後,我執意決定要自己來這裏,卻始料未及會在抵埗後倒霉的被抓,然後被賣到那裏。可是⋯⋯這一個月以來,我寧願被打,被他們用各種方法羞辱,甚至當眾自慰也好,也堅守沒有被他們給上,卻最終還是守不住,在你身下輾轉承歡。」李玟赫聞言後,雙腳更是霎時像被鐵釘釘在地上那般不懂反應。這番話說出來的那份平靜淡然更讓李玟赫驚訝詫異,帶給李玟赫更多的衝擊,頓時覺得喉嚨一陣乾澀,想說的話都全堵在喉嚨間,說不出口。

 

 

 

 

 

 

「對不起⋯⋯我不知道。」李玟赫無力的吐出這幾個字。他第一次覺得「對不起」這三個字有多沒用,有多傳達不到自己的歉意。「不用跟我說對不起,都過去了,況且你也是迫不得已,根本怪不得你。我把這些說出來,是因為我想你更了解我,因為我也想多了解你。」因為我都想多了解你⋯⋯想了解我,這是說他答應了我嗎?李玟赫心內一陣狂喜。「那你以後就慢慢了解『李玟赫』這個人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吧。」然後李玟赫得逞的牽起蔡亨源的手,在他的臉頰上印下一個淺吻。末了,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回味着那個吻。

 

 

 

 

 

 

 

 

 

 

對~這篇赫源就到這裏結束了~~

這篇新鮮出爐的赫源絕對是嘔心瀝血的~~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結尾吧⋯⋯不擅長的也努力打了出來XDXD

沒想到打暑期工會這麼累,所以都把打文的時間用來睡覺了TUT

然後我會繼續努力的X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帥哥
  • 求轉賬?
    得到同意的話會告訴您轉賬哪 💛🌸
    如果不可以的話對不起打擾惹 |_•`)
  • 不好意思,請問轉賬是甚麼意思?

    茯翎 於 2017/02/17 12:09 回覆

  • 帥哥
  • 啊啊啊對不起 是轉載
  • 沒關係~請問你想轉載到哪?

    茯翎 於 2017/02/19 15:46 回覆

  • 帥哥
  • 唉局喔 ヾ(°∀°ゞ)
  • IG啊0,0那你要轉載的IG可以給我看看嗎?
    只要有註明原文出處和清楚表明是轉載就可以啦~
    請問你方便留下聯絡方法給我嗎?

    茯翎 於 2017/02/20 00:43 回覆

  • 帥哥
  • 轉賬的唉局名是young_0822_legend,然後現在可以小盒子說了XD
  • 我剛在IG回覆你了~XD

    茯翎 於 2017/02/22 0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