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絕對是一個口是心非得很徹底的人,明明昨天說好要考試後再見,但是即使明天要考試現在又還是在放文XD(對姐就是任性wwwwww)圖片神馬的後補上好了XDXD(因為還沒想到封面圖片用那張(๑•́ ₃ •̀๑))這篇我就只打了楔子+第一章而已,為了放文所以本來文章還沒定好標題也就暫時隨心定了這篇長文是「雨」,這篇我想大概會是虐文⋯只是大概~因為我打這篇都沒有擬甚麼草稿,也沒有人物設定這種東西,都只是邊打邊改這樣⋯所以這篇大概以後也不會有擬章節草稿的打算(´-ω-`)(我就是懶+隨心而行<-這詞就是應該篇篇都會用到請大家別介意XD)想着應該真的到一月前不會更新(可是說不定考試中段又會想更新一下這個部落格也不定XDXD)所以就放楔子+第一章了⋯⋯然後就沒庫存要等一月才可以更新了(默)⋯⋯好了廢話就不多說了下面放文~

楔子

 

절망의 늪에서 살아 본적 있나

在絕望的沼澤裡扎了根

악몽들이 날 괴롭혀 길 잃은 나침반

惡夢折磨著我 就像失去方向的指南針

악마 같은 입술로 넌 쉽게 말할 텐가

你惡魔般的嘴唇輕易的述說著

 

 

 

不恣意擁有,但我永遠也只是一隻待在你身邊乖巧聽話的 寵物。

我從沒有後悔遇見你,因為我相信這是命運早注定的,只是,若我們能有選擇的機會,我希望我們能成為永遠的陌 生 人。

 

 

或許我是傻得以為你終有一天會為我作出改變,改變你那冷若冰霜的態度,然而我努力了一年、兩年、三年,你依然不為所動。

 

一手抓住永才乖巧直順的棕色頭髮向着自己靠近,轉瞬間,兩人的距離拉近得倆人都能感覺到對方呼吸時發出的鼻息,為了不給永才逃離的機會,大賢用力抓住永才的手,把他一把扯進自己懷裏,跟着便把自己的唇瓣用力貼上永才緊閉的唇瓣,不讓永才有任何逃離的機會。永才用盡自己吃奶之力,想方設法地希望能脫離大賢的懷抱,卻發現自己怎樣也根本不可能掙脫那緊抱自己的手⋯慢慢地,永才放棄了掙扎、打算任大賢擺佈自己,支配自己。有那麼的一刻,這毫無預兆但又霸道的動作令一直都是自己作主動的永才心中竊喜,並稍稍期待着會有進一步的行動。但是即使如此,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還是驚嚇到永才不禁瞪大了眼,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

 

或許我已習慣了你的冷淡,你突然的舉動令我頓覺不知所措。

 

只是下一秒,大賢的一字一句就狠狠地打碎了永才腦海中那不設實際的幻想。

 

「這樣你開心了吧,滿足了吧?你不是一直很想我吻你的嗎?現在我吻了,你達成了你的願望,也該離開我了吧?我不想我們一直都困於這無形的籠牢中,假裝我們還能夠走下去,與其要一直拖泥帶水的話,倒不如現在就把話說清楚,一刀兩斷使大家都不必一直痛苦下去⋯我們分手吧。」

 

 

大賢的一字一句都打進自己心坎中,很痛,卻又因習慣性的忍耐,想哭卻又哭不出來。對啊,自己是不應存有任何的期待的啊,他又何曾嘗試過作主動的呢?永才不禁嘲笑自己卑微得可憐。

 

「我們分手吧。」這五個字深深的烙在永才的心內,並在潛意識內不斷重複,永才覺得心裏有着說不出口的苦悶和擴大的撕裂感,甚至覺得自己可能就這樣死去⋯

 

「好。」永才為免大賢察覺自己快要哽咽的聲線,簡短地答道。沒有大賢預料中的糾纏不休,大賢感到震驚並心想「原來不只我變了,你也變了⋯是我把你弄成這樣的吧⋯對不起⋯我們分開後,你就能變回我們初相識時的那個你了吧⋯那個經常笑得像白癡一樣、率真隨性又開朗的你⋯謝謝你忍耐了我那麼久⋯⋯」

 

永才話音剛落,得到明確的答覆的大賢拉着早已預備好的行李箱,離開了。

 

就這樣結束了,終於結束了,結束這場磨人心志的戀愛,這場驚心動魄的初戀。

 

 

 對~這就是「雨」的楔子了~(雖然我知道大家都知道XD)然後大家都在想其實這篇的楔子也比較長對不對?沒錯,因為我不懂寫楔子,所以就變這樣子了╮(╯_╰)╭最後希望BABY們會喜歡這篇~所有歌詞翻譯引用自IFINKYU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