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注意內文有十八禁露骨語句✡

 

 

一回到家,看到申虎碩一邊大笑一邊在旁若無人的在滾着床單,嘴裏更吐着羞人的邀請,蔡亨源的臉就立刻垮下來——申虎碩一定是喝多了。然而最可惡的必定是給酒他喝的那個人,因為蔡亨源就是為了避免申虎碩醉酒這情況發生,所以在去公幹前特地千叮萬囑叫他們不要給申虎碩碰到酒杯,顯然地,他們沒一個有把蔡亨源的話放在心上,不意為意的把他的話都拋諸腦後。

 

 

蔡亨源冷咧的目光自動投向看似一臉無害的孫軒宇身上,因為除了他,蔡亨源也想不到有誰會敢打開他的酒櫃。看着孫軒宇正與李玟赫在公然調情,又瞥到桌上正點着的香薰蠟燭,蔡亨源真的氣炸了,因為那些香薰蠟燭原本都是蔡亨源藏着打算待他與申虎碩的交往週年紀念的時候用的。然而比起那幾根香薰蠟燭,床上醉糊塗了的申虎碩更讓他頭痛。眼看酒量一向過得去的李玟赫已經醉得如一隻溫順的小猫般伏在孫軒宇的懷中,手自然的落在孫軒宇的褲襠上隔着褲子的在撫摸着他的分身,蔡亨源就知道,他們幾個應該也喝了一段時間,不然一般十分被動的的李玟赫就不會如此膽大的主動勾起孫軒宇的慾火。蔡亨源對這場面也見怪不怪,畢竟那兩個慣犯三不五時就會精蟲上腦,然後就偷他的酒壯膽來翻雲覆雨的好好幹一場。他真不知道那兩個人還要壯個甚麼屁膽,明明就已經這麼多次了,還忸怩個屁?!兩個都老大不小了,還裝甚麼純情!他每次一想就來氣!李玟赫跟申虎碩都是那種醉酒後就會「酒醉思淫欲」的類型。啊不,正確來說,李玟赫那傢伙根本不用醉酒,平常就已經常明裏暗裏的在「思淫欲」。他曾經想過,以李玟赫這種老是欲求不滿的人,會不會有天就幹到孫軒宇精盡人亡,一絲不掛的死在床上⋯⋯當然,以孫軒宇這麼勇猛的體質,他該擔心的也應該是每次都被孫軒宇幹得魂飛魄散的李玟赫才對。每次聽到隔壁床板被他們撞得咯嘎在響,他都害怕那床板有天會承受不了榻下來,那激烈的戰況光聽那床板的響聲和兩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就能知道得一清二楚。最讓人感到煩擾的是——有時夜半,隔壁還是沒有半點節制的念頭。

 

 

醉酒的申虎碩與平日含羞答答的他完全判若兩人。平日連在街上牽個手勾個肩都拒絕的申虎碩,一醉酒就會一邊神智不清的在滾着床單,一邊毫無羞恥心的說着「我要亨源你的大肉棒進來我的菊穴幹到我高潮」這種不加掩飾的放蕩情話。那人沒床單就滾地板,反正是平面能讓他滾的,他都會樂此不疲的在滾,直至酒勁消了或是有人滿足他了才消停。只要對上這狀態下的申虎碩,不管多少次,蔡亨源每對上一次,神經就衰弱一次。就是因為蔡亨源見識過申虎碩發情的厲害,所以此後沒有他的監督下,申虎碩也絕不可能碰到酒杯,因為申虎碩即使只是小酌一杯,也會醉得發情。

 

 

去年情人節的時候,蔡亨源帶了申虎碩到一充滿情調的法國餐廳慶祝,怎料到申虎碩只是輕呷了數口杯中的香檳後就已經滿面緋紅,然後就突然推開椅子直接在地上翻滾起來。看到這場面的蔡亨源呆愣在當場一臉茫然,怎料到申虎碩竟然還殺他一個措手不及的開始說着胡話。那雙迷濛而充滿情欲的雙眼配合着露骨的話讓蔡亨源驚訝不已,並暗自慶幸他們是在包廂內而非公眾範圍,其他食客聽不到申虎碩在這前一句「我的菊穴很癢」,後一句「請亨源你用力操幹我」的嬌喊着,要不然沒等到那人意會到自己在說甚麼後羞愧而死,自己看怕就已經先尷尬而死了。正因如此,這件事更加堅定了蔡亨源不許申虎碩沾酒的決心。

 

 

蔡亨源嘆了口氣,最後決定在「解決」申虎碩前先把客廳那兩個罪魁禍首趕回房間,省得看着就惱。要解決床上這個已經醉得分不清天南地北的人兒,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狠狠的搧他兩巴掌⋯⋯不過,副作用太大——不僅被打的人破相加臉疼,下手的人也會手疼的要命。光手疼還算不上甚麼,上次煽那人兩巴掌,體反射弧特好的那人在他還沒來得及縮手的時候就下意識的緊抓着他的手,然後把手直接往自己嘴裏送,報復似的用力咬下去,讓他立刻忍不住失聲大叫。手疼的同時手臂上還加了兩排齒印,簡直自討苦吃!被咬得當刻,蔡亨源有種手臂要被咬斷的錯覺,下意識的就向那個意識迷糊的人抬起手亂打一通,直到那人吃了他一記手肘後才肯放嘴。後來,那兩排齒印和在周邊所留下來的瘀青足足半個月才完全消退!所以他這次才不會再笨多回!經再三考慮之後,他把人用床單打包得只剩一顆頭在外面,然後伸腳一踢——把那人一腳踢下床就當完事了。至於被踢下床的那人撞到了邊角,迷糊之間疼得倒抽一口氣,手從床單鬆垮的打結口伸出來捂着額頭,嘴裏模糊不清的嚷了幾句。醉昏昏又想睡的那人在打了個酒嗝,又接連打了幾個呵欠後就以被床單裹着的怪異姿勢翻身睡去。姿勢要說有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要說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然而——這人卻打着呼,睡得昏天暗地。至於踢他下床的那個則戴着耳塞倒頭便睡,睡得是一個安穩。

 

 

翌日睡醒,睡在地上沒被子沒枕頭的申虎碩毫不意外的落枕了,額頭還莫名其妙的腫起個大包。這是怎麼的一回事?一覺醒來,沒待腦子尚在混沌狀態的申虎碩把事情理出個所以然,腹部就突如其來被睡在床上的人重重一踏,痛得他直咬牙飆眼淚。事情是這樣的——睡在床上,做了個好夢的蔡亨源一覺醒來就忘了自己昨夜把申虎碩踢下床一事,結果半睡半醒之間想下床洗漱,一個不小心就踩在那人的腹上⋯⋯禍不單行的申虎碩因爲昨夜天涼,而他身上只蓋着一張單薄的床單的關係,還得了傷風。蔡亨源幸災樂禍的笑道:「這次就當買個教訓,看你下次還敢不敢!」說完,蔡亨源就往浴室洗漱。不明所以的申虎碩在背後問道:「甚麼教訓?敢不敢甚麼?」「喝酒!」申虎碩始理清自己昨晚睡在地上的原因了⋯⋯

 

 

接下來幾天,止不住的鼻水、打不停的噴嚏、忍不住的咳嗽讓申虎碩苦不堪言,不禁以怨憤的眼神盯着李玟赫和孫軒宇這兩個該死的傢伙,直盯得他倆渾身發毛。如果眼神能夠殺人,李玟赫和孫軒宇這兩個傢伙早就被申虎碩挫骨揚灰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