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甚麼?新上司是個Alpha?!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世上Beta太多,又不事生育,所以理所當然的認為每個Beta都對離婚這事不痛不癢?不然,該怎麼解釋他們這部門,是全個婚姻註冊處內唯一一個全由Beta組成的部門?其他以Alpha或是Omega為主的部門,多少也會摻雜至少一兩個Beta,唯獨是他們這一部門,連同直屬上司在內,清一色都是Beta。幸好,由於有部門的勞動人口主要是Omega,因此直屬上司必然是個Beta,要不然看怕又只有他們部門的上司是個Beta了。

 

 

在這個全是Beta的工作環境中,不少Beta同事都苦艾着一張臉,每天期盼的,是有天能調離這部門。想着就算不能找個Alpha過活,也至少能吸吸Omega的靈氣。簡直做夢!天資過人的Alpha那兒輪得到我們,更遑論是連Alpha都要爭個你死我活的Omega?眼見不少同事仍對愛情充滿憧憬,不知從何時開始就認清自己是個性冷淡的他,只能默默地惋惜自己是個性冷淡。Beta雖然沒那麼受Omega散發的那誘人的訊息素影響,可也不是完全不受影響的。為了吸引Alpha的青睞,增加自己的魅力,不少與他一起共事的Beta都會噴上能體現個性的香水,希望能藉此釣得Alpha歸。可他真想吐槽一句:你們也不是不知道AB離婚率有多高,怎麼還能被不實的想像沖昏頭腦?Beta又不是不能養活自己,有必要要為區區一個Alpha而失去自我嗎?況且一個Beta就算回頭率再高,也敵不過人家Omega的回頭率,還是少作夢了。Alpha愛上Beta,根本從來都是可遇不可求,不是光靠努力就能成的。

 

 

金聖圭應該可算是全個重Beta怨氣的部門中,唯一一個知足常樂的。他覺得這份工作能九點上班,五點下班,每天準點無誤也算是一份優差——若沒人來離婚的話。若沒人來離婚的話,就可以悠閒一天,上班等下班之餘,還有個愜意的下午茶時光。但由於本市是全國離婚率最高的地區,下午茶時間是鐵定沒的了,偶爾還會晚點下班——半小時。可即使如此,穩定的工作時間、穩定上漲的工資和和睦的同僚關係都是讓金聖圭安於現狀的原因,多少Alpha為了養家中的Omega而疲於奔命,忙得焦頭爛額?

 

 

或許是因爲自己的弟弟是個Alpha吧,相較其他Beta,他還真沒覺得Alpha有多好。要不是他弟是個另類的Alpha,金聖圭大概真的會一直抱持着「Alpha就是又蠻橫、又霸道、又不可一世」這種想法直到他死去為止。重點是,他弟是一個另類的Alpha。與其說部門裏的Beta每個人都對Alpha有虛幻的妄想和盲目的崇拜的話,倒不如說是金聖圭自己對所有坊間的Alpha帶固執的偏見和撕不掉的性別定型標籤。只是,凡事都有例外,而金聖圭的例外,就是他親弟——金明洙。至於這唯一的例外,之所以是例外,是因為金聖圭根本從沒把他劃分在「平常Alpha」的範圍之內。親弟又怎可跟街上隨處抓來的Alpha混為一談?有血緣關係的Alpha當然與眾不同。不過說來也奇怪,除了他弟以外的Alpha,全都必須與他保持至少三方階磚的距離,不然一旦走近一步,他都會渾身上下起雞皮疙瘩——可他又不是Omega

 

 

他有Alpha恐慌症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這「病」是整個公司人人皆知的事實。

 

 

 

#

 

 

 

「大新聞!大新聞!!我們這個鳥不拉屎的部門要來一個Alpha上司了!!!」這一句簡直振奮了部門內除他以外,所有盼Alpha盼瘋了的Beta的心。之所以是「鳥不拉屎」,是因為他們這部門因為上上下下全都是Beta的關係,就似是得了瘟疫的一群般,自然而然的被別的部門自動隔離。除了部門與部門之間每天早上的例會,讓貴他們部門最高領導人的李重燁有接觸Alpha的機會外,像他們這些在地層打滾,負責維繫鞏固部門工作鏈的無名甘草,當然與Alpha絕緣了。當大夥兒都在望門輕嘆——升降機門——的時候,金聖圭心裏想的是——Alpha到底哪兒好?!他記得初來婚姻處報到的時候,他也有疑惑過,為甚麼這裏所有Beta都對Alpha趨之若騖——因為這裏的Alpha要不是個頂着地中海的中年大叔,就是頭上只剩一兩根飄揚的白髮的老伯;要不是年近四十沒嫁出去,嫁杏無期硬說只是還在事業上升期,就是言辭狠毒、說話潑辣的老大姐。總而言之,在高位的沒半個年輕,年齡還至少跟他相距一個年輪。其貌不揚到簡直完全顛覆了其他人對Alpha的美好幻想,真是沒半個能看上眼。

 

 

「天吶!!!我們這裏終於調來一個Alpha!!!!」未幾,他又重覆一次。部門年資最淺的那個Beta消息最靈通,常年在各部門之間打轉的他準是被剎那的興奮淹沒了心智,撇走三步併作兩步單腳跳進來的姿勢不說,只瞧那小伙子快要咧上耳朵的笑容,一臉如沐春風的樣子,就知道他心情有多愉悅。不知道的,定會以為他終於達成了人生目標,成功覓個Alpha跟他過日子。可惜,不過是一個Alpha過來他們這饑渴的荒洲而已。得意忘形,走路不長眼,手中又拿着杯裝滿的水的他,結果狼狽的被放在地上的雙肩包絆倒,一個趔趄,人還沒倒下,水就先灑了——恰巧,整杯水被倒霉的金聖圭接收了,剩一兩滴在地上相依為命。坐在位子上盡職盡責的他無故被潑了一身,水滴沿着濕透的髮梢一直蜿蜒而下,熨得發直的白襯衫忽爾貼在他的脊背上,怪不舒服,還沒衣服可換。糟糕。好不容易熬了一天,下班時,還聽到那群饑渴的Beta堆在一起討論他的脊線,當刻不禁打了個寒顫。呀!你們這群臭小子,看清楚,我可是個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Beta!!!!惱羞成怒的金聖圭暗罵了句:變態。

 

 

嘖!Alpha有甚麼好的?還不是人一個!況且公司有那個Alpha是正常的?!沒有!沒一個正常!這麼期待有個毛線用!按經驗,說不定這個Alpha是個禿頭弓背掉牙的死老頭!到時候看你們還笑不笑得出來!

 

 

不知為甚麼,金聖圭隱隱有些不安,總覺得他的太平日子要過完了。這Alpha上司還沒來上班,他的Alpha恐慌症就先犯了。真是不妙啊不妙!金聖圭心裏哀號,為甚麼會是個Alpha?!

 

 

 

 

 

 

武林終於要出新男團了~~~~大烈也終於要出道了~~~可是Golden Child是甚麼鬼lol這名字俺暫時還是有點無法接受⋯⋯感覺太直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