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翎的話~
*-所有文章不定更...有空就會更XD
*-我的人生沒有計劃這種東西~沒有計劃就是我的計劃XD
*-如果大家有甚麼想說的歡迎留言~
*-最後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今天放假一天,我們去看電影吧。」這天,金聖圭如常準時報到,南優鉉的話卻像轟天雷。

 

 

今天的南優鉉嘴邊依舊掛着招牌笑容,一身衣着也符合他一向的襯搭風格,唯獨是沒了身旁那板畫板跟他的那一大堆畫具,只背着一個輕巧的小雙肩包。還有,他不是坐着的。南優鉉的站姿略顯拘謹,雖然一直看着他,可是兩手相握着,指腹一直撫着手背,顯然緊張得很。待金聖圭走近,南優鉉用手勢示意要他站在那就好,不用再走近,然後在背包裏拿出一本他本用作練習的畫簿,一頁頁揭開,把字組合起來,就是在邀請他去看電影。金聖圭驚訝得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這個內歛的人。金聖圭之所以這麼驚訝,是因為他以為有耳障的人,還是如南優鉉此般的重度耳障的人,是不會上電影院看電影的。

 

 

見金聖圭怔愣在原地的蠢樣,南優鉉的嘴角又上揚了少許。

 

 

他解釋,只要有字幕,看電影也不是問題,只是比較麻煩,更別說現在身在異鄉。就算是國際大片,也只有少數影院有附上有英語字幕的版本,且能供選擇的放映時間也相對較少。小眾電影因為題材較冷門,製作資金有限,也多沒有字幕,就算有字幕,也多只能找到法文字幕的版本,對於他這個不能收放自如地讀寫法文的人來說,的確成了個障礙。但偶爾,當思緒紊亂的時候,他也會挑個沒甚麼人的時間,隨便挑一套電影,靜靜的坐在後排。看着不斷轉換的場景和畫面,估摸着戲中主角想表達的情感,到最後落幕時,在腦海中為他們延續屬於他們的故事。很多時,戲放映完,燈亮,其他觀眾就一個接一個地離開,只剩他一個,把片尾冗長的致謝看畢才離開。通常當放映院只剩他一人,也會對上清潔阿姨那目光如炬的眼神,好像在埋怨他妨礙了她的工作一樣,讓他窘迫不已。有時不只他,還有伶仃幾人跟他一樣,讓他不用獨自面對那帶怨懟的眼神,就會讓他內心放滿煙花。當然,南優鉉還是隔很久才上電影院一次。

 

 

這次,南優鉉說不清自己為甚麼突然想去電影院。總之就是想,想跟那人看一次電影。

 

 

 

 

 

 

一路上,金聖圭都很好奇南優鉉要帶他看甚麼電影,那人卻故作神秘,任憑他怎麼哄,他都只會對他別有深意的笑着,要不就是虛無的回應一句「到了你不就知道了。」金聖圭不解,既然都一起去看了,為甚麼還要藏着掖着?冷冰冰的手機屏幕,再加上這麼虛無冷淡的一句,讓金聖圭越發好奇,到底南優鉉心裏在搗鼓甚麼。那人一直緊攥着電影票,眼角的笑意隨着他們愈來愈接近電影院而愈來愈濃。

 

 

一到電影院,南優鉉就使喚他去買爆米花。看到那繞了好幾個彎的隊伍,金聖圭頭都濛了,可抵不住那人的熾熱眼神,他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排隊,心裏暗忖:優鉉啊!爆米花上火,你有幾聲咳嗽還扭着要吃甚麼爆米花啊!金聖圭心裏如是說,還是乖乖的買了。只是他顧慮到南優鉉喉嚨似乎不太舒服,他就買了個小的。一轉身,他就看見南優鉉正拿着電影票,焦急的朝他招手,於是他急忙的跑過去。南優鉉看着金聖圭一邊小心翼翼地捧着那爆米花,一邊輕皺着眉朝他屁顛屁顛的跑過去,那模樣看着逗得他發笑。

 

 

放映院內人不多,卻離奇地一個女生都沒有。金聖圭心裏疑惑,為甚麼附近坐着的都像是一對對結伴來的?燈一暗,只放映了幾分鐘,金聖圭就瞭然,南優鉉請他看的是甚麼電影。看到半場,當螢幕出現了那些讓人看了面紅耳赤的害羞場面時,突然覺得有點唇乾舌燥,咕嚕咕嚕的喝光一瓶水,又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就打算抓幾顆爆米花來分散注意力。手一伸,就碰到一隻溫熱的手,他瞬即把手縮回來,尷尬的往南優鉉的方向瞄。不瞄還好,一瞄就對上那人的眼睛。在一片漆黑的放映院內,靠着螢幕上散出來的光,只看到那人隱約的輪廓,可那灸熱的眼神彷彿讓附近的空氣瞬間升溫,對上優鉉那幽深的雙眸那刻,金聖圭覺得他倆之間好像有甚麼不一樣了。不敢再跟優鉉對視,他一秒移開視線,卻吃驚的發現附近的人都悄悄的在談情。含蓄的牽着手、深情的對視、甚至是來個法式舌吻——然而,這都不是甚麼。他還聽到明顯壓抑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從後面傳來,不用多想,他都知道那是甚麼聲音。

 

 

大家都醉翁之意不在酒。

 

 

挺尷尬的,他不知道南優鉉請他來看這電影是幾個意思,也不願猜度他的心思。

 

 

一切好像都來得太快、太突然了。

 

 

他還沒有心理準備。

 

 

 

 

 

 

趁着把爆米花遞過去的那一剎那,南優鉉輕輕的握住了金聖圭的手,可還沒來得及把觸感記在心中,他又鬆開了手,若無其事地又抓了把爆米花。不知道金聖圭會怎麼想他,以後會怎麼看他,他只知道,這次機不可失。南優鉉握上他手的那瞬間,金聖圭慌了。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竟心跳加速。金聖圭還來不及反應,南優鉉就鬆開了手。該怎麼辦?他對南優鉉,真的跟他對自己的那份情愫一樣麼?

 

心頭泛起了漣漪,金聖圭再也專注不了於螢幕之上,大腦亂作一團,想的是剛才自己為甚麼會心跳加速,為甚麼自己會那麼在意南優鉉。金聖圭想留住他握住他手時留下的溫暖,於是把手握成拳頭,用姆指指腹輕輕的摩娑着食指。想了很久,在電影快完場的時候,金聖圭借着螢幕的微光,伸手回握南優鉉。

 

 

南優鉉情不自禁的笑了。

 

 

南優鉉把金聖圭的手一把抓過來,把另一隻手覆上去,把那人微涼的手捂熱。

 

 

也捂熱了那人的心。

 

 

金聖圭也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hsin.yang50
  • 超好看的啦啊啊快點在一起😂
    頭香歐耶
  • 謝謝你~~應該快了XD
    因為後面的我還沒寫,所以請期待~~XD

    茯翎 於 2017/06/18 13: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