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一古!嚇死我了!你們幾個幹嘛穿成這樣?」任昌均被眼前這幾位穿女裝的員工給嚇得倒抽一口涼氣。

「甚麼『你們』?是『我們』才對!」李玟赫奸笑着,從後拿出一套校服裙塞到他手上。那是兩件套校裙,上身是一件白襯衫,下身則是一件剛好在膝蓋上三寸的紅色菱格短裙,還得繫上跟校裙同款的蝴蝶結。絕不是玩笑。當在旁的蔡亨源冷靜的給他遞上一頂棕色長曲假髮的時候,他立即有落荒而逃的衝動!今天是甚麼日子?我們不都是好兄弟?六對灼熱的目光正緊盯着他。到底你們幹嘛了?!

「最近生意不是特好麼?所以玟赫就提議給顧客來點饋贈。」任昌均內心叫囂著:那你們饋贈你們我不就好了!這不關我的事!「昌均你作為老闆,當然不應置身事外了對不?」怎麼連周憲你都這樣?你是我的人,不是應該替我說話才是的嗎?怎麼會反倒幫着外人來說服我?雖然周憲說的話不無道理,但昌均就是莫名其妙的有點不爽。這事是他提出的嗎?不是!光是自己的蜜糖罐給他一個回馬槍這點,就已經讓他感到十分不是味兒。憤然抱臂瞇起眼睛一掃,任昌均就為他們每個都貼上標籤:幫兇、夫奴、夫奴、夫奴、夫奴和夫奴朋友。看着那六個穿起女裝毫無違和感的樣子,任昌均真想翻白眼,根本都可以組團了!不對!自己的腦子幹嘛會有這種想法的?那幾個笑靨如花的男子穿上女裝圍着自己,簡直就像是在給他施甚麼法術似的。「對啊!我們都做了。」「我覺得玟赫這提議挺好的,我們不是一直以這種概念作賣點麼?」「昌均,就當是大夥兒玩玩不就好了嘛,我們也沒甚麼損失啊。」「昌均,你穿起裙子該挺好看的。」「反正就只穿一天。」……最終,昌均被他們一人一句不斷的言語轟炸折服了。反正也就一天。對任昌均來說,現在,自我安慰是必須的。

 

 

在他發現他們還要跟着音樂大跳女團舞的那刻,任昌均才醒覺自己實在太天真了。早該知道他們沒那麼簡單的!任昌均半推半就的練起了舞,總覺得有甚麼不太對勁。不太對勁的是他自己——跳着跳着就舞魂燃燒了,到表演的時候比他們誰都更瘋!抓着假髮,擺出個電死人不償命的眼神,還突意的咬下唇,比誰都跳得要賣力多了!他們幾個簡直看傻眼了,早知道就給他安排單獨表演好了!任昌均跳得起勁,其他人也不遑多讓,又唱又跳的,把聞風前來的觀眾都樂壞了。他們本來以為這咖啡廳,就只有玟赫跟基顯兩個穿起女裝妖嬈媚人,沒想到其他幾個也絕不遜色,小小的店裏一下子沸騰起來。平常看上去老實巴交的孫軒宇搖身一變,穿起裙子含羞答答彆彆扭扭的;美男子蔡亨源妥妥的成了個高中美少女;素來以可愛作賣點的李周憲以一句「咕咕嘎嘎」,外加縮成一團的手指征服了所有人;元虎更是恍如換了個人似的,特別熱情興奮,興奮得差點把身上衣服都撕了。七個人大有把店拆了的氣勢,不僅他們幾個,在場的所有人都樂上天了。這麼兩三首歌下來,七個人都氣喘吁吁,大汗淋漓,手扶在膝上順氣。眼見反應熱烈,他們臨時又多加了粉絲服務,對場上的人又是派飛吻,又是握手甚麼的。那些人離開前,盡興的觀眾嘴上都希望他們能再來一次。才怪呢!當然沒有下次了!若是有下次,下次之後又會有下次,下下次之後又會有下下下次……當然不能有下次的啊!有了下次,有了下下次,有了下下下次,到大家看膩了的時候,要他們拿甚麼作招徠嘛!

 

 

當然,也不是不能考慮啦……

 

 

 

//

 

 

 

自從那天的特別演出後,咖啡店的業績就嗖嗖的往上漲,讓任昌均樂得整天止不住嘴角上揚。除了咖啡廳水漲船高,更上一層樓外,更讓他們訝異的是,那天之後,他們竟然有了粉絲專頁跟後援會。光這樣就已經夠他們幾個樂上半天的了,沒想到,過了半個月,因為他們在社交網絡上意外的持續的上了熱搜的關係,竟有家頗有名的經紀公司主動接觸他們,說想要把他們都簽下成為訓練生。接到那個邀請的當刻,大夥兒都覺得受寵若驚。雖然經大夥兒商討了幾天後,為了咖啡廳以後的發展,他們最終婉拒了邀約,可大夥兒心裏還是樂不可支,喜形於色,連帶工作效率都提高了不少,工作起來也更拼命了。

 

 

好消息一個個的接踵而來,過了畢業禮幾天,玟赫和軒宇這小倆口就宣佈他倆決定二十歲就去結婚。這消息把他們幾個殺個措手不及,畢竟這麼年輕又不是異性戀的,很少會這麼年輕就認定了彼此。一路走來,他們這對可沒少歷曲折,他們幾個看着倆人一直吵吵鬧鬧的,真沒想過他們是當中第一個結婚的一對。其實想想,這也挺符合他們的個性。正當大家都沉浸在喜悅之中,一向心思細密的昌均淡淡的開口問道:「你們倆見過家長了麼?」這麼一句,玟赫和軒宇兩個立刻再也笑不出來。他們這才猛然驚覺,對啊!還有家長這關得過呢!因為玟赫的父母都已不在了,所以只要軒宇父母同意,他們倆就能在一起。但是軒宇父母均是個商人,即使玟赫早就知道他們思想開通,接受自己的兒子喜歡男人,可是他擔心的是,自己相比之下懸殊的家世背景會成為阻礙。畢竟,據他所知,軒宇此前交過的男朋友,大多家世背景都與軒宇家不相上下,並不像他那樣,從小就寄人籬下。玟赫突然心情低落,有點茫然。若是軒宇父母要拆散他們,他們的感情又該來去何從?

 

 

捕捉到身邊人閃縮的眼神,知道他必是感到不安,孫軒宇搭上李玟赫的肩,把他緊摟在自己身邊,安撫着他。「玟赫,別怕,有我在。」輕淡而低沉有力的聲音傳到玟赫耳中,瞬間驅散他心中的不安。望着那人寬厚的肩膀,李玟赫突然很慶幸,有孫軒宇這麼一個人無條件的讓自己靠着。「那我們甚麼時候去看你爸媽?」「明天吧。」「別擔心,我爸媽一定很喜歡你,恨不得把你當親生兒子來養着。」「你就愛開玩笑。」「沒有,我說真的。」「你少來。」「真的。」李玟赫靠在孫軒宇的懷裏,聲音自然放柔,心中漸漸踏實下來。

 

 

「軒宇啊,你說我們能走下去嗎?」

「一定可以。」

 

 

 

 

 

 

 

我只想說,甚麼都是幌子XD孫軒宇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