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咦,優鉉學長?!

 

 

 

明洙接到電話後,立即火急火燎地從工作單位趕到哥哥的辦公室。「喲!優鉉學長,你怎麼在這?」一進門,金明洙就看見手抱着他哥一動不動的南優鉉。「優鉉學長,剛才那通電話是你打的吧?」「嗯。」「難怪聽着那聲音覺得挺熟悉的。」金明洙從沒想過會在哥哥工作的地方跟自己的學長相遇,本來是有點詫異,又有點不明所以。突然間,他想起昨天哥哥回到家中時,一直向他抱怨他那部門要調來一個Alpha上司一事,倏地就明白為甚麼優鉉學長會在這裏出現了。不用說,優鉉學長一定就是他哥口中那個新來的上司了。金明洙眼看此刻也不是一個好的敍舊時機,把他那丟人的哥哥拖回家才是當務之急,就沒再跟南優鉉閒話家常下去。他看着學長抱着他哥那僵硬的身軀,他也挺不好意思,想必他這學長為了他哥也受了不少苦——畢竟他哥本來就不輕,最近還胖了不少。「哎一古,哥哥你真不中用!」金明洙一邊抱怨,一邊趕緊把他口中那個不中用的哥哥從學長的懷中接過來。哎喲,哥哥你真重!把你從辦公室抬到車上,還得左顧右盼的護着你,不讓你有一根頭髮受傷,真不是個容易活啊哥哥!你倒好,就這樣軟癱在優鉉學長的懷中睡了過去,然後剩下的都我的事了。我這學長就是脾氣好力氣大,沒把你丟到地上,抱你這麼久也沒嫌你重,可憐你弟我是個瘦弱男子,半輩子的力氣都給你耗去了!哥哥你真要減減胖啊!金明洙不停的在嘟囔着,倒在前座的金聖圭依然睡得安穩。這個狀態下的金聖圭是最好欺負的,即使明洙現在搧他哥巴掌,他哥一覺醒來也只會傻呼呼的對着他笑。儘管如此,敬愛哥哥的金明洙是絕不會這樣做的,最多也只是敢趁其昏迷,戳他哥那肉呼呼的臉幾下而已。誰叫他這哥每次都偏挑他忙不開的時間嘛!這一來一往之間,他的桌上勢必多了幾個文件夾等着他處理。光想想就讓他頭痛了。

 

 

大夥兒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金聖圭家裏有個這麼帥的Alpha弟弟,而且似乎還跟這個新來的南經理有交情。金明洙走後,大夥兒立即炸開了鍋,都在熱烈討論究竟聖圭是怎跟他弟處於同一屋簷下,又在猜聖圭他弟跟南經理是怎樣認識的。在外面的一眾小齒輪絲毫不顧現在還是上班時間,撇下手上的工作就聚在一起酣暢淋漓的在閒聊,而上班第一天就糊裏糊塗地闖了禍的南優鉉,則是悠閒的倚在門框,聽着大夥兒興高采烈地在說他們三個這樣那樣的,這才知道原來那人是因爲自己才暈倒的。嗯……畢竟他是Alpha這事又不是他所能選擇的,而且他才剛初來報到,自然是不知道那人不能跟他接觸,這樣算起上來,他頂多只能算是無心之失。況且就當時的情況來看,他的舉動還救了那人,讓他不用在人前直摔個狗吃屎——就是沒料到那人竟身患奇疾,因為自己,還是讓他在人前出了糗。這真的出乎他意料之外啊!哎喲,但怎麼自己就莫名其妙地感到罪疚的呢?難道是因爲他是明洙的哥哥?

 

 

 

 

 

 

「欸,大家還記得上星期來辦離婚的孫小姐嗎?」坐在他隔壁的任青冷不丁開口道。「誰不記得啊!有誰不知道這孫小姐性子火爆到甚麼程度啊?那天她揪着他老公的耳朵進門,大鬧前檯這事大家不都津津樂道的嘛!那會我在場,看邱先生臉上赫然有兩個五指印,哎喲,真是看着就疼!說真的,我心裏還默默佩服這孫小姐那兩巴掌印搧得挺對稱的。」金聖圭不知道孫小姐聽到宋遠這番欣賞的話會有甚麼反應,可他看着搭話的宋遠描述起來的那副嘚瑟嘴臉,再加上宋遠那聽起來似是諷刺多於誇讚的話,要他是孫小姐,宋遠肯定免不了兩巴掌!「對嘛!這事不是鬧的挺大的麼?意想不到的峰迴路轉啊!這烈女孫小姐今天竟跟她口中的『軟飯男』來復婚!」任青驚嘆的語氣,金聖圭可聽了個明白。他心裏也咯噔了下,鍵盤敲打聲戛然而止。平常他們在八掛甚麼都概不回應的金聖圭,今天竟破例插上一嘴。「噢,為甚麼?」「欸,聖圭你竟然也有興趣?!」「任青你廢話啊!難得我們小金有興趣,你就別吊胃口快說啊!」「尹一鳴!你怎不先說說自己,要不是你現在打岔,我都要說完了!」小金是他能叫的嗎?他好歹也是哥啊!金聖圭心裏暗罵尹一鳴這傢伙沒大沒小。自己就是倒霉,左邊一個任青,右邊一個尹一鳴,位置沒選好,偏夾在這倆歡喜冤家中間,真是冤氣吶!任青跟尹一鳴互瞪着,瞪着瞪着不知怎的就站起來了,任青一個哼鼻,尹一鳴就翻起白眼。哎喲,這倆能不能消停一會啊!見勢頭不對,金聖圭輕咳了兩聲,終於把兩人牽回正題上。「哎喲,他倆就一時意氣啊!想通了,氣消了,不就後悔了。」任青這一句,加上他那搞怪的聲調,把辦公室內的人都逗笑了。

 

 

「就這樣?」一把嚴肅的聲音從金聖圭身後傳來。這不是南優鉉的聲音?他是甚麼時候出來的?心中警鈴大作的金聖圭,立刻走到離那人幾尺遠的地方。自從上次沒出息的暈倒在那人的懷中後,金聖圭就不得不對南優鉉多加防範。他到現在都無法釋懷,老覺得自己顏臉盡失的金聖圭沒臉面對南優鉉,只好採取能躲就躲的策略,自己多留點心,避免這丟人的事再次發生。「南……南經理。」一看南優鉉出來,正說的起勁的任青也沒了底氣,眼神一秒變得畏畏縮縮,全然沒了剛才的氣勢,瞅了眼大夥兒,就乖乖的坐下來繼續趕報告。「你們剛才不是聊得挺開心的嘛?怎麼我一出聲,你們都住嘴了呢?」南優鉉輕輕的反問,聽着讓理虧的大夥兒心中一涼,不敢回答,都趕緊裝正經裝忙。南優鉉看着金聖圭那唯恐避之不及的反應只好無奈的笑笑,自己就這麼可怕麼?但他也明白,那人對他有戒備心也是正常的,誰叫他是個Alpha呢。雖然工作上的接觸避免不了,但金聖圭仍是可免則免,儘量與他保持距離,以免再次在他面前出糗。那天昏倒時,他倆那親密的姿勢可是被在場其他部門的女同事們盡收眼底,不足一天,就被他們加油添醋地大肆宣傳了番,讓所有人一看到他就露出個別有深意的笑容,隔壁一堆崇拜南優鉉的女同事看着他,眼神全是透露出毫不掩飾的羨慕,一整天被周遭的人行注目禮,讓他下班時終於忍不住在心裏大呼一句受不了。有甚麼好看的,事實根本就不是那些人所說的那樣!正因如此,他才更加要與這人保持距離,免得大家對他們產生不必要的誤會,即使他知道任青宋遠跟其他人並不一樣也好,就算是為了自己,跟那人保持一定距離也是必須的。

 

 

南優鉉不怪金聖圭的疏離,可他不過是見大夥兒說得正起勁才搭上一嘴,怎麼卻得到反效果了?他也站在那靜靜的聽了很久的啊。是自己的語氣太淡漠了嗎?南優鉉大概不知道,他認真在聽大家說話的樣子看上去其實挺嚇人的,再加上他那不帶半點感情的語氣,不讓大夥兒挾着尾巴逃才奇了怪了吧。不管怎樣,能夠維持辦公室秩序應該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