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翎的話~
*-所有文章不定更...有空就會更XD
*-我的人生沒有計劃這種東西~沒有計劃就是我的計劃XD
*-如果大家有甚麼想說的歡迎留言~
*-最後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南優鉉果敢的在大街上牽着他的手臂一路狂奔。他聽不到後面金聖圭一直着他停下的呼喊,於是心急如焚的他就如跑百米衝刺般越跑越快,而被他緊牽在後頭的金聖圭則絆倒了好幾次,跟在後面看着快速掠過的風景,只覺得頭昏眼花。南優鉉在一間位於隱蔽角落的單車舖前停下,這舖就只有一位戴着金絲圓框眼鏡的老爺爺在看顧。他說,這位微弓着背的老爺爺該就是店主吧。瞧那老爺爺的眼鏡挺厚,沒想到他雖然架着眼鏡,眼睛倒挺利索的。優鉉出來的時候推着一輛情侶單車,盯着地下窘迫的撓撓頭,就是不敢抬頭對上他的眼,那老爺爺則在後頭別有深意的對着他豎起大姆指。金聖圭肯定,這是一個睿智又和藹可親的老人。一定是優鉉那含情脈脈的眼神出賣了他們。因為他看見店裏明明有一堆可出租的單人單車,那老人卻對着優鉉搖頭,然後領他到擺放情侶單車的地方,不斷指着那輛奪目的紅色單車,然後又嫻熟的用手語跟優鉉對話。優鉉那傢伙似是被說服了,就推着那輛單車付了錢。紅色也太高調了吧?這老爺爺肯定是猜到了甚麼。可惜他不懂手語,不知道他倆在說甚麼,不然他說能知道為甚麼優鉉會連耳根都紅透了。南優鉉此前來光顧過幾次,那老爺爺見這次他身邊多了個人,一雙眼總偷偷飄向那人,就笑呵呵地問南優鉉是不是喜歡上他身邊這人了。猝不及防老爺爺一語中的,南優鉉的臉唰地紅了,就急忙地推着輛車去付錢,還比了幾個手語着老爺爺不要再比下去。奇怪,他明明知道那人看不懂的啊——南優鉉臉皮薄,那人看不懂,可他看得懂啊!老爺爺從不拐彎抹角,這樣一問他可害羞了。

 

 

金聖圭納悶,南優鉉為甚麼硬是要他坐後座。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那人認定他走路不長眼——上次的事讓南優鉉有後怕。他們倆沿着塞納河畔一直踏,沿路微風輕拂,南優鉉一直認真地顧看前路拼命的踏,後面的金聖圭則優哉游哉地順着那人的速度踏,注意力都集中在前面那人被風吹起的髮絲上。挺彆扭的,滿大街都是行人,就他們兩個大男人在踏單車——還是輛情侶單車。就這樣踏着踏着,吹着風,金聖圭的思緒就飄遠了。望着那人的後腦勺,滿腦子想的都是該怎麼跟他說自己後天就回國一事。他不捨得跟他分開,卻又不知該怎麼開口。他心裏明白,優鉉給他足夠的暗示,告訴他並不只有他有異樣的情愫。正因為他們都在一步步的嘗試了解對方,才讓他有口難言。他們倆縱使已經表現的非常明顯,可畢竟他們都尚未捅破那層窗戶紙,他沒信心若這層窗戶紙被捅破了後,他們能安然無恙的發展下去。撇除家人的阻撓這因素在外,光異地戀這就已足夠成為他們之間的阻力了。他知道,在法國唸美術遠比韓國好,而且憑優鉉有嚴重耳障,能取得全額獎學金出國留學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也證明了他於美術範疇的天份很高。如果因為自己而讓優鉉選擇回國,不只不現實,他也會因此而感到有所虧欠。到底該怎麼開口,這實在是個天大的難題。他想明確的對他表明自己的心意,卻又有太多顧慮。指不定兩人分開以後,各自都會遇過與彼此更契合的人,沒過多久,兩人就忘了對方,成了彼此生命中的其中一個過客。

 

 

心不在焉的金聖圭想着想着,渾然不知自己脫腳,南優鉉一踏,相連的踏板跟着轉動,踏板就撞在他的腳上,頓時讓他失了平衡。前面的南優鉉感覺到單車偏到一邊便立即把車剎停,一往後瞅,就看見金聖圭小腿上汨汨流出的血。心一慌,趕忙蹲下來察看傷口,用水洗過傷口後就從背包拿出創可貼覆蓋好傷口。一站起來,南優鉉心疼金聖圭這麼不小心,忍不住往他頭上輕敲一記,又比手語罵他不懂看顧自己。看着眼前激動不已地朝他比手語的人,金聖圭估摸,能讓這人這麼激動,想必是因為自己受了傷吧?金聖圭低頭一看,在看到那塊草莓圖案的創可貼時,按捺不住噗哧一笑。沒想到南優鉉身上竟帶着如此少女的創可貼,該說他有童心還是細心才好?實話實說,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南優鉉不可置否是個心細又體貼的人。不得不說,這塊粉紅色的草莓創可貼還挺對他的味。南優鉉吶,你真可愛。見金聖圭在傻笑,不明所以的南傻鉉一臉茫然的看着他,頭頂上不斷冒出問號。金聖圭不懂手語,只好笑着指指小腿上的創可貼示意。會意的南優鉉拿出手機打開備忘錄,解釋那是自己有次不小心被美工傷劃傷時,班上的一位女同學塞給他的。他見裏面還有幾塊,就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他長篇大論的打滿一版字,把來龍去脈交代得一清二楚,就只為了不讓金聖圭誤會自己。金聖圭看到他的真心,也看到他的用心,更捨不得離開這人了。到底該怎麼跟你說,我就要離開你呢?

 

 

交還單車,又跟老爺爺閒聊幾句後,金聖圭和南優鉉散着步回家。南優鉉或許是看出了金聖圭有心事,於是主動邀他到自己的宿舍坐坐,金聖圭沒有推辭,就跟着南優鉉走。一路上,金聖圭都在躊躇該怎麼開口。到了宿舍門口,低着頭走路的金聖圭仍懵然不知地繼續往前走,南優鉉見狀立即拉住那人的手,把他拉回來。今天的金聖圭太不對勁了,直覺告訴南優鉉,他一定有甚麼事瞞住自己。

 

南優鉉倒了杯茶,輕握着金聖圭緊攥成拳頭的手,輕柔的把手指攤開來,用指腹來回輕撫着掌心因為指甲陷進肉裏而留下的痕跡,慢慢地對上他的視線。他知道,金聖圭在猶豫,在糾結。於是他主動開口問:「今天怎麼了?」沉思半晌,斟酌用字後,金聖圭拿過南優鉉的手機,緩緩輸入『我後天要回韓國了。』言簡意賅的一句,是金聖圭躊躇了一天的話。今天他們倆一起看了電影,踏了情侶單車,盡興的一天最後卻渲染上將要分別的悲傷。南優鉉沉默半會,才又輸入『可惜呢,這些天你都陪着我,都沒有到處遊覽,下次你再來巴黎的時候,我一定會帶你到處溜躂溜躂。』『甚麼時候的飛機?』『後天下午兩點多。』『一路順風,回去記得給我寄張明信片。』南優鉉摟着金聖圭的手臂走到百葉窗前,拉起簾子指着樓下的那棵大樹,靜靠着金聖圭的肩,然後輸入道『這棵大樹是我的靈感來源,每次我才思枯竭的時候,就會靜靠在窗前看着這棵樹。你認着這棵樹,下次就能來找我了。』

 

 

看着被晚霞染紅的天空,金聖圭和南優鉉多麼希望時間能定格在此刻。

 

 

 

 

 

前天去了嘎七fanmeeting,回來後累得只剩半條人命,所以又犯懶了。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hsin.yang50
  • 阿回國分開什麼好難過ㄚㄚ~回去不知道多久才能再去欸!!巴黎不近ㄟ!!(機動毛哈哈哈
    期待下篇~~
    ㄚㄚㄚ去了fan meeting!!!!!後遺症還好嗎哈哈哈
  • 過了幾天,後遺症消了~~當時真的很嗨XD
    看到你這留言的時候我剛好在敲下篇XD
    剛新鮮出爐了XDXD
    希望沒有辜負你的期望~

    茯翎 於 2017/07/06 22: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