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身病?心病?

 

 

 

「朴海泰!你不是說待我懷孕了就把我娶過門的嗎?」一大早上就不得安寧,着實不是個好開始。聽着外面的嘶喊吆喝聲,金聖圭無法專心工作,就瞅了眼桌上的座枱時鐘,發現今天的工作效率頗高。才差不多九點半,文件就清了三分之二,索性讓自己從一堆文件中抽身歇一會,順便八掛一下外面的情況。「宋媛媛!你只是個Beta而已,我怎麼可能跟你在一起?」「可你不是說你愛我愛得難捨難離,要與我一起相守到老麼?」其實不用他竪起耳朵偷聽,外面負責前線的兩個菜鳥就已經進來向他大喊救命,要求支援。一出去,不得不說,場面着實難看。現在這情況相信那男的也始料未及。那個女人懷有六個月身孕還與那看樣子年齡差不多的男人當眾拉拉扯扯,潑婦罵街,場面頗為失控。「我是個職場精英,血統純良的優質Alpha,怎麼可能會娶你過門?宋媛媛你別異想天開好嗎?」「是因為俞思靜那個惺惺作態的女人麼?」「宋媛媛!你夠了!思靜是我的婚配對象,我們是被對方的信息素互相吸引的!」那男人一點也不憐香惜玉,不止以強硬的語氣回罵過去,還動手動腳的,那女的被氣得七竅生煙,一直痛哭流涕,卻任憑場內同僚和其他人如何勸阻也死不放手,看着着實心痛。也是的,不管現在誰是誰非,這個Alpha也始終與這個Beta有過多次魚水之歡,也肯定曾經有過諾言,弄成現在這樣的境況,這個Alpha也明擺着是一個渣男無誤。說到底不過也是貪他們Beta生育率低,想洩慾又不想負責任罷了。以為Beta只能暫時標記就能為所欲為?這樣想簡直大錯特錯!Beta也不是好惹的好嗎!要不是那個叫宋媛媛的女人已經有了六個月身孕,他絕對會勸她把腹中骨肉打掉,免得孩子被無辜拖進大人之間的戰爭,可惜現在一切都為時已晚。可金聖圭好奇,兩人為甚麼非得要在婚姻處這兒鬧不私下協議解決,這一鬧不就鬧得全城皆知了嗎?人要臉樹要皮啊……Alpha這種生物最忌憚的就是形象崩壞的了。最後金聖圭也幫不上甚麼忙,只驅散了圍在他倆附近的觀眾,強行站到兩人中間把他們隔開就完事了。那女的最後也未能得償所願,男的走的時候還不忘用下三流的狠毒言辭臭罵了那女的一頓,不堪入目啊這真的是。金聖圭覺得,就算你覺得被人算計了,覺得那女的貪得無厭得寸進尺也好,也好歹是你情我願的被算計啊,更何況錯不在腹中胎兒,沒必要把自己的骨肉也詛咒的吧?

 

 

這年頭啊,真愛能吃的麼?

 

 

為毛這陣子怎麼這麼多鬧劇輪番上演的?昨天一個來復婚的孫小姐,今天又來一個未婚懷孕的宋小姐。那男的走後,情緒起伏跌宕的宋小姐久久未能平復心情,金聖圭怎拉她也不起來,還就着他拉她的姿勢窩在他的懷裏痛哭失聲,不知所措的他只她任由她在自己懷中發洩情緒,在她耳邊小聲安慰。待宋小姐心情平伏些許,就請她進去遞了杯熱茶讓她安神。宋小姐跟他說了很多,說的都是他倆相識相戀的經歷。挺甜蜜的回憶,就是結局不堪回首。聽起來又是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然後被強行棒打鴛鴦的故事,可在他看來,其實也並不盡然是事實。誰不想山雞變鳳凰,一輩子不愁吃喝?雖然他很同情宋小姐的經歷,可說到底,當初宋小姐選擇跟朴先生在一起的動機也不純,某程度上也只能算是咎由自取,只是難為了她腹中的六月胎兒。宋小姐跟他說,她央求了許久,那人才答應跟他來辦結婚申請,沒想到來到這裏後那人又反悔,還弄了這麼一齣,怕是以後她的名聲都要毀了,也沒面目留在現在的工作單位。原來朴先生是宋小姐的工作單位裏頭的風雲人物。哎,這不是自我作死麼?金聖圭腹誹,可嘴上仍安慰着宋小姐天無絕人之路,說甚麼上帝關你一道門會為你開一扇窗之類的門面話。都是屁話。可宋小姐似乎從中得到的不少安慰,最後還表示很感激他,說他人真好。他想,宋小姐你承讓了,我這也是從你作死的經驗中汲取教訓,更加堅定自己不能與Alpha交往的原則而已。當然,他也沒忘記自己自身免疫系統極其排斥Alpha這一事實。可撇除這一事實,他也不願與除他弟以外的任何Alpha扯上任何不必要的關係。

 

 

尤其是被他列作頭號黑名單的南優鉉。

 

 

事關多得辦公室有任青和宋遠兩個是非精老是常提起,他終於想起為甚麼會跟南優鉉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他是他弟其中一個關係密切的學長。

 

 

真是不要太有緣。

 

 

 

//

 

 

 

「圭哥。」令人毛骨悚然的自來熟聲調。真是,除了他弟以外的人,還是叫「聖圭哥」順耳。而且這撒嬌般的語氣是甚麼回事?不就因為他弟打了兩次照面而已?那兩次他人還要是遠得人頭小得像粒米,根本連樣子也看不清。倒是聲線一如既往的讓他聽了渾身打寒顫。李重燁說得沒錯,他絕對是個極品Alpha,不過是個比明洙還要可惡百倍的「極品」Alpha。或許在他人眼中,他是個完美的黃金單身Alpha,可在他眼中,這人就是塊一旦纏上就脫不掉的狗皮膏藥——絕對要敬而遠之的人。一向公私分明的金聖圭絕對不希望因爲那人剛才看似親暱的稱呼,令整個辦公室的人都以為他倆私下有甚麼關係,可是大夥兒齊刷刷的艷羨目光卻顯然清楚的告訴他,他們已經誤會了。原本金聖圭打算當場隔空臭罵這跟他裝熟的Alpha,可想着這人與大夥兒處得很好,自己要是反應過大,急着與他劃清界線,大夥兒看上去就更有幾分無私顯見私的意味了。乃念這人與他距離至少三方階磚以上,金聖圭還是決定把不滿吞回肚子,就當是給他弟面子。他實在不知道這人為甚麼突然變得這麼厚臉皮,自己明明都對他百般防備,可這人不知是受到了甚麼刺激,自從上次宋小姐的事件後,不知道發甚麼神經,突然像換了個人似的,當眾喊他圭哥,讓他每次聽見都不自覺地打顫。

 

 

金聖圭以為自己的冷淡能讓他識趣的與自己保持距離,豈料那人似乎是不滿自己過於冷淡的反應,今次下班前直接大步流星的走到他的面前,毫不猶豫就擁緊了他,還贈了個充滿外國風情的臉頰吻。這舉動熱情的過份,也讓別的Beta看得目瞪口呆。別的Beta可能求之不得,可他金聖圭卻巴不得避之則吉,腦子裏就只得噁心兩字。簡直放肆!簡直不知死活!他是一般的Beta麼?金聖圭完全沒來得及躲避,其他人又沒來得及阻止,他連厭惡的斜睨那人一眼都辦不到,Alpha恐慌症就開始發作,喉嚨瞬間像被人扼緊了似的,連氣都無法喘上一口。猝不及防的金聖圭渾身寒毛直豎,一下子嘔心欲吐,條件反射,下意識地用力推開那人就往衛生間疾衝。他明知道自己不能與他靠得太近,亦不能和他有任何身體接觸,為甚麼還要這樣做,陷他於險境?難道他不知道這是會鬧出人命的麼?大夥兒見勢色不對,霎時間都慌了。金聖圭四肢癱軟的跪在馬桶前面,一直在吐,到後來吐得胃都空了,吐出來的都是黃綠的酸水,喉嚨食道都像要灼燒起來,一陣火辣辣的痛,也說不出是甚麼滋味。畢竟對上一次發作得如此嚴重已經是冰河時期的事了,他怎會想得到,一直小心翼翼的自己會有再這一天?其實他該預料到的,在李重燁日復日不斷明顯的明示暗示下,他就該有所防備。都是他的不對。他已不想追究為甚麼李重燁這傢伙會挑這個Alpha來頂替他的位置,還要說這Alpha是他特地為了自己的終身幸福而挑的。金聖圭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他該怎麼做才能擺脫這個Alpha

 

 

不知好歹的傢伙。

 

 

金聖圭不知道的是,南優鉉忽然這麼熱情如火是因爲受到他弟的拜託。金明洙自從知道他就是他哥口中的那個新來的「可惡Alpha上司」以後,直覺他能幫他哥擺脫這怪病,就請他盡可能接近他哥,與他混熟。但按照目前的狀況來看,情況似乎並不樂觀。南優鉉不是沒有提出疑問,問金明洙他哥有Alpha恐慌症,是要他如何接近。可金明洙只是對他搭肩笑笑,說他哥那是心病,還多加一句,只有優鉉哥你才能幫得到我哥哥。南優鉉滿腹疑團,金明洙這樣說是甚麼意思?他想起李重燁也跟他說過類似的話。當初他這恩師決定辭職的時候就特地找上他,問他可否調職來婚姻處頂替他的位置,說是部門裏有一個他放心不下的Beta,希望他能多輔助一下他。李重燁沒說是誰,但他鑒於是恩師的委託,就二話不說應了下來。現在,他猜到,恩師說的那個Beta一定非金聖圭莫屬,因為恩師曾跟他提起過,那人對Alpha有着解不開的心結。

 

 

心病麼?怎麼橫看豎看都是身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