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地下情人

*溫馨提示:生子文慎入

 

 

他把一個公文紙袋交給這個坐在大班椅上,人們唯首是瞻,一舉一動都散發威嚴的老者。老者把那叠照片看了遍後,扯出一絲讓人不寒而慄的笑容,難得的讚賞了他一句做得好,並吩咐他繼續密切監視着照片中人的行蹤。他不知道照片中的這個人是怎麼惹上了溫家,可他只知道,被溫家盯上的人,一概都不會有甚麼好下場。他替溫家工作了好幾年,調查的都集中在溫氏集團旗下的高層和其競爭對手,這次的對象卻兩樣都不是。他雖然好奇,但自己也只是受人錢財替人辦事,那能管這麼多?況且替有錢人辦事,嘴巴密不透風才是生存之道,尤其是這椿明顯牽涉私人恩怨的案件,更要懂得裝傻詐懵,只按要求辦事。畢竟他原本正準備向溫家請辭,要不是眼見這次的酬金與過往相比之下要豐厚得多,他現在早就遞上辭呈了。若然因為這次不小心多嘴而惹禍上身,到時賠了工作又終日惶恐不安,莫名其妙地得罪溫家豈不是得不償失?他原本以為,溫家願意給他付這筆可觀的酬金,要求定必比過往更高,更難辦,卻不想他們這次提出的條件竟然如此簡單——就只是一如既往地跟蹤目標人物,記錄他每天的行蹤而已。

 

 

跟蹤了這麼幾天,他發現金聖圭的生活作息十分規律。因此,他也大致掌握了他的去向,知道這段時間的金聖圭該差不多到家,又見自己前幾天一直尾隨也沒用,就決定放棄如前幾天般全天候尾隨,改在他的家附近一直守候。沒想到,這個決定反而讓原本一籌莫展,正苦於無法交差的他突然有了突破性的進展。都說豪門祕辛多,可他萬萬沒有想過,溫家的女婿竟然是個同性戀!當他跟蹤了幾天都一無所獲,讓他始終不解為甚麼溫家要他調查這個叫金聖圭的人的時候,他卻意外地從鏡頭捕捉到南家幼子出現在目標人物家門前!讓他更意外的是,南家幼子似乎很熟悉這個目標人物,連這人的家門密碼都知曉——要不然密碼組合多不勝數,要怎麼解釋他試了一次就成功進屋?若說是靠瞎猜也誤打誤撞地猜中也未免太扯了?精通讀心術?也未免太不靠譜了。所以,他憑此篤定南優鉉絕對是金聖圭的地下情人。不,以南優鉉的身份地位,地下情人該是那個叫金聖圭的人才對。他之所以推測金聖圭是南家幼子的地下情人,不僅是因爲他掌握那人的家門密碼,還因爲金聖圭的家所處的位置。根據資料,那人原本是個室內設計師,可是由於私人原因而早於兩年前離職,現在正經營一間咖啡館。以他還有個兩三歲小孩要養的情況來看,手上餘錢該不多,可是這裏卻是全州數一數二的黃金地段,雖說租金比起首爾還有一段距離,但也不是普通人能負擔得起的價格。單憑這不菲地段的房子,他就斷定,這必定是金聖圭作為南家幼子的地下情人的確實證據。霎時間,他大抵明白為甚麼溫家要私下調查這個人。可是南家幼子進屋後奇怪的舉止卻讓他更加疑惑。按道理說,一個關係親密得連對方家門密碼都一清二楚的人,又怎麼會在對方家中到處打轉摸索?他不禁尋思,南家幼子跟這個人到底是甚麼關係?若真是南家幼子私藏在外的情人,又怎會對情人的家如此陌生?

 

 

對於豪門來說,既然已經擁有了他人無法企及的社經地位,不愁吃穿用度,人脈又如樹根般四通八達,面子自然是他們這群人最着重的東西。特別是像溫家這種家業大又黑白通吃的,面子相對上就更加重要。這幾年雖說他是直接受僱於溫家掌權者,但當中不時也間接與溫家的其他人接觸。以他的認識,溫家這個小女兒其實是一個深不可測的人。文靜之餘,有很多事情都寧願憋屈在心,也特別聽溫夫人的話。基本上溫夫人說甚麼,溫二小姐就做甚麼,俯首帖耳,從不多言,因為她知道媽媽一定會為她作最好的選擇。再加上溫夫人生了兩兒兩女,溫二小姐是排行最小的一個,所以從小到大,均受盡一家人的保護和寵溺,是朵不折不扣的溫室小花。尤其是大哥,因為二妹與他年齡差距最大,兩人相差六年,所以他對二妹的一切都格外上心。亦因此,那怕是一丁點的委屈,他都不願這二妹承受。或許是因為性格,又或許是因爲想保護這個不擅交際應酬的小女兒,除非是不去不行的場合,不然小女兒一般都不會露面。溫家的兩個兒子掌黑,而大小姐則協助溫老爺管白,三人的處事作風無一例外,均雷厲風行心狠手辣,絕不留情面。公事上如此,私事上亦然,若是牽涉到家人的事情則更甚。雖說溫家做事手段一向強硬,可也從不會濫殺無辜,有懷疑的時候一定會私下找私家偵探把事情調查清楚,有真憑實據才動手——然而,他們也從不做沒把握的事。他縱使沒親眼目睹過,卻明白一旦他們證據確鑿,那人基本上都必死無疑。正因為他清楚自己這些年來為溫家工作,說白了就是個間接的劊子手,心裏始終無法釋懷,才準備向溫家請辭。

 

 

這天的金聖圭也沒如他所料般一如往常地黃昏就帶着個娃兒回家,而是直到他忍不住打盹的時候,才終於見到那人手抱睡着的娃兒的身影。本來這天他恰巧老馬失蹄,帶來的夜視望遠鏡並不能在過於黑暗的情況下使用,幸好南家幼子亮起玄關處的燈,歪打正着的幫了他一個大忙。憑南家幼子故意躲藏起來,然後突然從後緊抱着那人,並埋在那人脖頭間低聲耳語的動作來看,這兩人的關係顯然十分親密,然而,那人卻出乎意料不斷刻意避開南家幼子的靠近,並似乎一直在試圖把距離拉開。可他心想,這又能代表甚麼嘛!情侶之間總少不免會打情罵俏,指不定這是他倆獨有的情趣嘛。根據被他誤判為「情趣」的肢體動作,以及後來那些讓他看得目瞪口呆的激烈場面,在他眼中,金聖圭毫無懸念就是南家幼子的地下情人。必須說的是,那一幕幕兒童不宜的場面完全顛覆了他對這個南家幼子的印象,他沒想到電視上看上去素來文質彬彬風度翩翩的貴公子竟也會有如此癲狂的一面。唔……應該說,他從沒想過男男之間做那檔事竟也可以至此。可惜他只能看圖說故事。既聽不見那些蝕骨銷魂的呻吟聲,也因光線問題,看不真切兩人的樣子。但能用望遠鏡把整個過程一覽無遺,已經是意料之外的收獲——還得感謝他倆戒備心全無,剛好沒把窗簾拉上,讓他一飽眼福大開眼界之餘,還能向溫家有所交待。

 

 

正當他舒一口氣,準備把辭職信連同照片一併交上的時候,卻萬萬沒想到這次會有別於以往,事情完了就完了,得到酬金就再沒自己的事。這次,溫老爺竟吩咐他繼續跟蹤金聖圭,並定時向他匯報。他儘管不解溫老爺繼續跟蹤這人到底用意何在,卻又不得不從,只能暗中為這個叫金聖圭的人嘆一句倒楣。當然,也為自己嘆了句倒楣。早知如此,自己當初就該遞上辭呈一了百了,省得麻煩。畢竟,錢,他真的賺夠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