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翎的話~
*-所有文章不定更...有空就會更XD
*-我的人生沒有計劃這種東西~沒有計劃就是我的計劃XD
*-如果大家有甚麼想說的歡迎留言~
*-最後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第十一章、 束縛

*溫馨提示:生子文慎入

 

 

上一胎的時候雖然也有害喜的狀況,可與這次相比卻是九牛一毛。這次肚腹裏的小豆點可折騰得金聖圭夠狠,這次他不僅孕吐比以前懷聖優時頻密,還老是犯困,時時刻刻都想睡覺,也很容易就覺得疲倦。因為與懷寶寶時大相逕庭的狀況,讓他有點擔憂,便私底下聯絡了金明洙。明洙聽後安慰他說這是正常狀況,說這是荷爾蒙分泌所致的結果。那種荷爾蒙是體內分泌來防止流產的,有麻醉的作用,除了讓他容易困倦,身體也會變得遲鈍,亦因此會讓身體的基礎新陳代謝增加,體內熱量消耗快,血糖不足,這才會讓他變得嗜睡。他又補充解釋每個人的體質和反應都不同,上次或許不是沒有,只是程度較輕微讓他一直忽略而已。經過金明洙一番耐心的解釋和建議,終於讓神經緊張的金聖圭安心下來。明洙叮囑他一定要保持生活作息正常,保證自己有充足的睡眠時間,也儘量早點上床。金明洙知道,自聖優開始上學,為了給小優更好的生活,金聖圭就利用小優上課的那段時間接了些設計工作,一邊顧店一邊畫圖,於是不禁再三叮嚀叫他別太操勞。明洙不厭其煩地提醒他,因為懷孕讓他的身體工作量增加的關係,當他覺得累打瞌睡的話就該去睡覺休息,不該硬撐,並最好給自己養成午睡的習慣,讓自己的身體多休息。若工作真的太忙,無法午睡也該偷空閉目養神。金聖圭原本一直側頭把手機用肩膀夾着,邊聽邊訥訥地低聲應着,手裏同時正在一刻不停地修改着明天要交給客戶的草圖。直到掛斷前,明洙跟他說因為吃草莓有助驅走睡意,所以他現在可以肆無忌憚地瘋狂吃草莓吃到飽,這才讓他放下手中握着的鉛筆,抓起電話不可置信地叫明洙把他剛才說的話重覆一遍。然後語調驀地拔高,樂不可支的與明洙再寒喧幾句,這才掛斷電話。然而,過不久,工作中的金明洙始終對金聖圭放心不下,因為以他對這名病人的了解,若沒人在旁邊監督着他的一舉一動,那麼他是絕對會陽奉陰違,把他說的話當耳邊風。縱使身邊有張東雨和李浩沅兩個左右護法也好,他也實在不放心,有些事還是親口囑咐的好。

 

 

果不其然,金明洙站在門前便看見金聖圭正用手肘按着畫紙托腮畫圖的樣子。礙於他這個店主有孕在身,東雨和浩沅身為他的好兄弟,不許他操勞,二話不說的把他的職責全攬到自己身上,着他只要顧着肚子裏的那個就好,其他的一切就儘管放心交給他們去處理。本來這個時候,他倆該正在店裏忙着作最後的整理工作,可是今天寶寶卻不知怎的鬧彆扭,哭着說要兩個叔叔帶她出去玩。金聖圭一整天強忍着倦意在趕稿,期間又不停打瞌睡,卻從未停下來休息,張東雨和李浩沅見狀自然擔憂不已,怕金聖圭自己一個人待在店裏會有危險。東雨本想說留下來陪他順便繼續整理,讓浩沅帶寶寶出去就好,但寶寶卻不依,一雙小手一邊抓着一個叔叔的褲邊,似是在用行動來表示抗議。沒有辦法之下,他們只得無奈地相視而笑。金聖圭理解他們的顧慮,唯有向他們保證自己在趕好稿子以後會好好休息,並在他們面前揚了揚稿子,表示真的就差那麼的幾筆,着他們不用擔心。雖說是就差那麼幾筆,可是金聖圭事事追求完美,對草稿硬是不滿意,於是便一直在反覆修改。金聖圭正專注於畫紙之上,聽見有人推門也沒有抬頭,只淡淡的說了句:「明洙,你怎麼來了?」「因為我知道聖圭哥你一定不會聽我說的啊。」金明洙笑道。「沒辦法啊,這是個大客戶,不容有失。」「東雨哥跟浩沅哥呢?」「陪寶寶到附近公園玩去了。」金明洙坐在金聖圭旁邊,仔細端詳過那份畫稿以後,暗自決定以後自己若買房,一定要找金聖圭來替他設計。或許是因為金聖圭已為人父,看着他的設計,總覺得裏頭透着一份溫馨,一份家的溫暖。「這大客戶是誰啊,讓你連自己的身體也不顧。」「龍氏集團啊,這是他們名下新購的一幢郊外別墅。呃,這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告訴別人。」雖說這算是商業秘密,可是金明洙又不是行內人,也不是個大嘴巴。在他看來,他就是個單純關心自己的弟弟,說了也沒甚麼所謂,但是基於自己的專業操守,還是再末尾提醒了一句。金聖圭又打了個呵欠。從金明洙進門到現在短短幾分鐘,金聖圭的呵欠從不間斷,看得他想立刻把他手中的筆奪過來要他馬上睡覺。「看看你,三秒一呵欠的一整天沒睡吧?」金聖圭沒有回答,卻尷尬地別過頭。一瞬間的沉默讓氣氛霎時變得有點古怪,金聖圭自知自己理虧,於是轉移話題道:「要喝點甚麼嗎?給你泡一杯咖啡?」金聖圭瞥了眼金明洙,就起來往咖啡機的方向走去。他坐了一整個下午,也正好找機會活動一下。

 

 

鼓搗了半會,金聖圭給金明洙泡了杯洛神花茶。他拿出一堆曬乾了的洛神花,又加了點蜂蜜調和酸味,瞬間讓店裏漫滿淡淡的花香,然而金明洙卻不禁大驚失色。「聖圭!孕夫不能喝洛神花茶!」金聖圭對神色慌張的金明洙揚起一個微笑,緩說:「幹嘛這麼緊張?就是因為我喝不了才泡給你喝啊!這都是朋友給我的,他不知道我有孕在身,還給了我一大堆。你來了剛好,可以順道分你點拿回去泡水喝,要是你嫌酸就加點蜂蜜或是羅漢果,別老是喝咖啡了,喝多對身體不好。」金明洙因爲工作的關係,常日以繼夜地工作,所以閒時總喜歡喝咖啡提神,因此身上總縈繞着淡淡的咖啡香氣。這花是龍俊亨給他的。未有身孕前,他有一陣子突然迷上了洛神花茶,他知道他喜歡,剛好他家花園又有一角落種滿洛神花,便說要送點給他。沒想到,那一點卻全然不是「一點」——是整整兩大袋!那時的金聖圭可看傻眼了!偏偏不久之後就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又不能喝,即使分了大半給東雨和浩沅,還剩下很多,便一直把它擱在店裏,正愁着該怎麼處理。他早就想叫明洙少喝點咖啡,現在既不會浪費朋友的一番心意,又可以順理成章地讓明洙少喝咖啡,一舉兩得。金聖圭心想,待會還是得再發個訊息好好感謝俊亨才行。

 

 

龍俊亨是金聖圭機緣巧合下認識的朋友。他們是在唱片行因看中了同一張唱片而認識的。經一番對談,兩人發現對方與自己甚是投緣,對於音樂的熱情不相伯仲,喜歡的音樂類型又都差不多,便互相交換了電話。後來彼此不時交流音樂上的心得,又相約去了幾次演唱會,一來二去也就熟悉起來。當龍俊亨知道金聖圭是個單親爸爸以後,更三不五時在言語眼神間表露出他對他的欽佩,又幫忙了他不少。就好像這次,俊亨他知道他想趁着小優上學前班的時間接點設計工作賺點外快,就二話不說把他家新購的別墅交給他設計,讓他不禁受寵若驚。為了不負所望,金聖圭這幾天一直寢食難安,每天一睜眼就對着設計手稿和那一叠相關的參考資料不停畫,連接送寶寶上下課這個重責都交予浩沅和東雨,就是希望能呈上一份完美的草圖,向龍家人證明自己的實力。「聖圭啊,就算這一設計案有多重要,也比不上小豆點重要。看來我的擔心是對的,待會得叫他倆好好緊盯着你,不許你再胡來才行。」金明洙輕呷一口花茶,語氣嚴肅地說。「他們也真是,怎麼會縱容你不休息的呢?」「別怪他們,是我性子倔。」金明洙嘆了口氣,說:「你果然名不虛傳是個工作狂啊。」金聖圭聞言笑了笑,回道:「我這兩年一直全心全意地照顧寶寶,又何來『工作狂』一說呢?」當爸爸可不是一種工作,而是自己背負一輩子的責任啊!金明洙想了想,又說:「你現在不就是個工作狂了麼?!懷孕了也不懂得愛惜自己的身體,作為你的好友外加主診醫生,真是為你又擔憂又心疼!」金明洙愈說愈激動,他的話讓金聖圭無處反駁,只得沉默不語。

 

 

一直以來,金聖圭都為寶寶着想,卻忽略了自己,也忽略了身邊人的感受。以前與那人相戀亦然,做甚麼都只顧着那人好不好,會不會影響到那人的前途、家庭關係,要怎麼樣才能配得上那人……就連自己一聲不吭的離開,也是為了不讓自己拖累他。寧願自己被所有人謾罵、誤會、叛離,也堅持要獨自咬緊牙關地撐過去,卻從沒考慮過自己這樣的行為對那人、對身邊那些愛自己的人會造成多大的傷害。自以為是忍辱負重,實則卻是膽小懦弱、自私自利。當親姐知道自己懷了寶寶後那驚愕不已,瞬間落淚的模樣,他到現在都還歷歷在目。姐姐只說了一句話,就瞬間讓他築起來保護自己的心牆土崩瓦解。

 

 

她說,

——回家吧。

 

 

他猶記得在東雨和浩沅的陪伴下,他挺着九個月的孕肚回老家的時候,一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兩老靜默無聲潸然淚下的樣子。幾個人就這樣愣站在門口對望。半晌,金夫人打破沉默,小心翼翼地上前擁着他,在他的耳邊說了句:「兒子,歡迎回家。」讓他頓時淚流滿面。雖然兩老跟親姐都希望他能回家,然而考慮到自己有東雨和浩沅照看着他,便不欲給兩老添煩,讓他們倒過來照顧自己,再加上自己又快將臨產,住在那邊比較方便,就婉拒了他們的提議,繼續住在那房子。兩老有默契的沒有問起南優鉉,只是以父母的角度出發,語重心長地囑咐了幾句,叫他若真覺得辛苦的時候就回家。兩老的話提醒了他,他現在也是個有家的人了。

 

 

他和寶寶,也是一個家。

 

 

或許是因爲實在氣上心頭,金明洙口直心快,把原本藏在心裏沒打算說的話也說了出來——以束縛自己一生來換取那人在不知情下得到的自由,值得嗎?正當金聖圭想回答的時候,已然玩得筋疲力盡的三個人就回來了。「小優果然最愛浩沅叔叔那寬厚的肩膀啊。」金明洙笑道。「我記得上次小優也是這樣攬着浩沅的脖頸,靠在肩膀上昏昏欲睡。」「說起來,寶寶還每次都流一灘口水在浩沅身上呢。」金聖圭接道。聽到獨特的嗓音,張東雨和李浩沅兩人才抬眸一看。「明洙你怎麼來了?」「還不是因為擔心你們沒好好替我看着聖圭。說來就氣,你們兩個怎麼能這麼不靠譜?東雨一向容易心軟妥協也算了,怎麼連浩沅你也是這樣?你兩個笨蛋竟然會任由聖圭工作一整天不休息,簡直罪無可恕!以後再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不管你們用甚麼方法也好,總而言之,至少一定要讓聖圭睡上個午覺!若讓的再發現你們辦事不力,聖圭就住在我家!」金明洙雙手抱胸氣憤道。就在金明洙在認真地訓斥他倆的時候,張東雨忽爾莫名其妙地拿起他喝過的花茶端到他面前。「明洙,你口乾舌燥,喝點茶潤潤喉嚨吧。」對着素來不按牌理出牌的張東雨,金明洙頓時哭笑不得。見張東雨炯炯有神地盯着他,他只好在他的注視下把整杯茶喝完。一旁看着的金聖圭和李浩沅看到金明洙無辜吃癟的無奈樣,不禁捧腹大笑。金明洙不解,為甚麼上一秒疲憊不堪的人,下一秒可以炯炯有神地盯着他?最後,離開前,他再三囑咐東雨和浩沅他們照顧聖圭時要注意的事項,又扭頭故作生氣地叮嚀了聖圭幾句。金聖圭驀地捉住他的手,「明洙,我送你回家吧。」已懷孕四個多月的他腹部開始有個明顯的孤度,那兩人擔心他的安危,聞言便說讓他倆送明洙回家就好。「難得聖圭哥主動,你們就讓聖圭哥送我吧。放心,我會看好他的。」金明洙摟着金聖圭的腰,讓他能把身體靠向自己,減輕肚墜所帶來的不適。

 

 

「明洙,其實我覺得很自己很幸運,能有寶寶在身邊,在不久的將來又為寶寶多添一個弟弟。他們沒跟你說吧?他們的爸爸其實都是同一個人。」金聖圭低頭滿臉幸福地撫上孕肚,「你聽了就好,答應我,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因為,那個人不是別個,正是……」「南優鉉。」金明洙解釋:「我聽浩沅和東雨說了。」「很荒謬吧?覺得我很可笑吧?故意欺瞞他,卻靜悄悄留下屬於他的血脈。我捨不得離開他,卻知道,我不得不離開。」金聖圭哽咽。「明洙,不是我被束縛,而是寶寶和小豆點被我束縛了。」他不禁落淚。金明洙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金聖圭,卻明白身邊人現在最需要的是一個聆聽者,默不作聲地伸手抽出張紙巾遞過去。「他不知道,其實他的父母一直都覺得是我讓他的兒子走上了歪路,經常有意無意給說話我聽。他父母的想法我都能明白,無非是因爲接受不了兒子是個同性戀,就想方設法的讓我知難而退。但我知道,選擇和我在一起,他有着不顧一切的決心,所以那怕前路滿途荊棘,我也願意與他同行。我雖然永遠無法理解,作為南家二子的他到底頂受了多大壓力,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勇氣,內心掙扎了許久,才決定跟我表白。記得一開始看這人性格孤僻常獨來獨往,內心一秒就把他自動劃為拒絕往來戶,沒想到因爲一些事與他不得不接觸,相處久了,慢慢發現了他的好,漸漸對他產生了不該有的悸動。交往後,他對是他先愛上我這件事引以為傲,老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卻從不曾想過是我先愛的他。」說到這,金聖圭頓了頓,「我只是個普通人,而他背後卻是一整個南氏,明洙你說,我怎能這麼自私,因爲自己微不足道的愛而讓他受盡世人的非議?我覺得,所有事冥冥中自有安排。發現自己有了小優的時候,我剛好跟他因為工作而鬧矛盾,不想拖累他,便向他提了分手。那時懦弱的我還不敢當面跟他說分手,就只發了條短信。」一整晚,金聖圭都在跟他說他倆以前交往的過程,盡說南優鉉人有多好、對朋友有多好、對家人有多好和對他有多好——金聖圭把所有的不好都歸咎於自己。此前,他從李浩沅和張東雨口中得知,他為了小優毅然辭掉工作,卻因為不想讓家人擔心,搬回全州後一直自個兒在外租房,靠的是自己的積蓄。而南夫人給他的那筆錢,他將其中一半開了這家咖啡店,另一半則留作小優的教育基金。看着因抵受不住睡意而睡了過去的金聖圭,金明洙十分心疼,心疼這人從不為自己考慮,盡是為別人設想。如果這人當初遇到的不是浩沅和東雨,那會怎樣?這人簡直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傻瓜。看着熟睡的金聖圭,金明洙找來一張暖毯輕輕給他蓋上,又把軟墊墊在那人的背。驟然靠近的距離讓他不禁仔細的端詳那人的眉眼。他心想,還挺好看的。怕聖圭家中的那兩個擔心,他發了條短信向他們報平安,然後慢慢載聖圭回家——果不其然,張東雨和李浩沅兩個一直在家中盯着牆上掛着的鐘來回踱步,心裏想的是為甚麼聖圭還沒回來,直到收到明洙的訊息,兩人才終於鬆一口氣。

 

 

躲在暗角偷聽的那人震驚不已,瞪大雙眼合不攏嘴的他不敢相信剛才自己聽到的內容。沒聽錯吧?懷孕生子?一個男人怎麼可能像女人一樣可以懷孕生子?這事簡直聞所未聞,恢恑憰怪得令人難以置信。原本他以爲那人得了怪病,肚子才會愈來愈大,沒想到這人的肚裏竟藏着一個胎兒!這實在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他始終無法說服自己去相信如此荒唐無稽的事,卻又細思極恐,因為,這似乎是唯一能「合理」地解釋那人肚子愈來愈大的原因。若真是這樣,那他該不該把事情如實回報?他內心突然冒出許多小人,若說他們的目標是這個溫暖無害的人,是因為他們要為女兒剷除這個潛在的威脅,他或許還能昧着良心睜隻眼閉隻眼,可若然他們誤傷了那人肚腹中無辜的胎兒那又怎麼辦?思及此,他不禁再一次後悔自己自找麻煩。可是既然自己現在已經身不由己、恨錯難返,也不應多想,唯有希望那人禍中有福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洋芋片!
  • 天~~~又被偷聽了啊!!怎麼這麼大意阿~~
    希望有人趕快去跟南優鉉說說,然後讓他把他加小祖宗帶回家~!!!都懷了第二胎老爸還不知情...=0=
    話說怎麼覺得章比較長~~?
    可我覺得可以私底下談戀愛阿~表面上就讓南優鉉當個黃金單身漢這樣其實也沒什麼損失吧!聖圭一向最聰明了怎麼只想到這種自虐的辦法ㄚㄚT0T優鉉知道這個事實一定會很後悔的!
    話說俊亨好常客串南圭文哈哈哈~~~我倒比較少看到圭客串龍燮0.0
    話說下星期我就要段考了T0T好討厭....範圍真的是多到爆炸!理化數學有夠難!我真的覺得人生一片黑暗(?


  • 這不證明溫家找來的偵探並非泛泛之輩嘍嘻嘻~
    當阿南洞悉一切,可能已經為時已晚了⋯⋯
    這章的確比較長,因為這文牽涉的人愈來愈多,而且廢話愈來愈多,所以說不定之後的篇幅也會比之前的稍長哈哈
    很可惜,就算阿南願意,聖圭也不會教唆優鉉背叛自己的妻子啦~因為聖圭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來保護阿南,在聖圭心中,沒甚麼比家人重要,所以他覺得阿南不值得為了他而跟家人鬧僵啊~更何況意外發現自己能懷孕,絕對是意料之外的事。聖圭把阿南看得比自己更重要,自然是不想自己成為阿南的弱點啦~
    是麼?我沒有看過龍燮文所以不清楚0.0不過俊亨真的蠻常客串他倆的文,鑰匙君也是wwww一個是聖圭的好友,一個是優鉉的好友,外加無限裏頭的五個助攻XDDDD
    一個星期過去了,段考完了覺得怎樣?我也超討厭段考甚麼的(#數學跟化學絕對是我人生中最難過的坎⋯⋯我的人生真的因爲它們而一片黑暗@.@這個星期一直在熬夜趕功課跟各科的大小測驗,身體終於受不了⋯⋯睡了三天,現在還是不停流鼻水TAT(而且我還沒有看到功課和測驗的盡頭⋯⋯orz)
    秋風起,天氣涼,洋芋片你記得要注意換季,也別像我那樣常熬夜嘍~

    茯翎 於 2017/10/22 22: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