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白楊

*溫馨提示:生子文慎入

 

 

當初金聖圭跟南優鉉交往的時候,愛得情深,話題總離不開將來。南優鉉為了表示他是認真想要跟他交往而不是鬧着玩,從初相識到他不辭而別前的日子裏,那人曾不下數十次跟他保證,他所描繪的人生藍圖裏有他。因為他的特殊情況,那人還笑言,以他們相愛的程度來估計,要他是個女人,四年抱三也絕非難事——當時誰也沒料到他這體質真能懷孕生子。那時候的他們,毫不忌諱地說起這個話題,更興高采烈地幻想他們兩個當奶爸的情境。可能是因為南優鉉的一句「要是生的是兒子就讓他去踢足球,生女兒就學芭蕾舞」吧,他就真送了寶寶去學芭蕾舞,美其名曰是要培養寶寶成為一個舉止優雅的淑女。其實他心裏明白,自己只是希望女兒能有多點那人的影子。或許是為了方便家長看着自己的孩子,教授幼兒班的老師都會允許家長進內,與自己的孩子一同上課。因為寶寶怕生又黏他的關係,所以每次上課他都得陪在寶寶身邊。一開始,因為陪着孩子來上課的都是媽媽,只有他一個爸爸,因此少不免覺得尷尬。

 

 

芭蕾舞對身體柔軟度有極高的要求,對於常年坐辦公室畫圖又已屆半五十的金聖圭來說,儼然就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他肢體僵硬沒那人柔軟靈活,手腳也不太協調,嘴上說是陪着寶寶身邊一起做熱身運動,其實也就只是意思意思地站在旁邊跟着動手動腳。寶寶黏他,每每課上到一半,就無緣無故地跑去抱他大腿。刷地,所有小朋友都看向跟爸爸鬧彆扭撒嬌的小聖優。起初一眾媽媽不意為意,只當是小孩子不適應又怕生,都表現理解和體諒。可是,隨着課堂節奏每次都被小聖優打亂,一眾媽媽都開始對此有微言。金聖圭也明白,寶寶的舉動確實是耽擱了其他小朋友的上課時間,也同時影響到老師的教學進度。為了讓寶寶和其他小朋友能專心上課,他只好改讓東雨和浩沅輪流接送陪伴。其實這個決定不盡然是因為一眾媽媽的不滿和老師善意的建議,也因為他的肚腹日漸隆起,開始不太方便接送寶寶。除了是怕會讓那群特別留意他的媽媽們發現端倪外,基於懷孕而產生的生理變化,譬如身體變得容易疲累嗜睡等才是主因。

 

 

在接送寶寶的對象換成東雨和浩沅兩個以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們倆名義上只是小優的「褓姆」的緣故,一眾媽媽當即無所顧忌地當着他們的臉高聲談論起金聖圭,還不時瞄過他們似是在看他們的眼色反應。眼看他倆表現得毫不在乎,就實行一不做二不休,肆無忌憚地主動向他們問起有關金聖圭的家世背景和婚姻狀況。李浩沅和張東雨不屑理會那群惺惺作態的長舌婦,本打算裝作沒有聽到,沒想到這樣反而讓他們變本加厲,把長舌婦的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連一向笑臉迎人的張東雨也看不過眼,歛起笑容擺出嚴肅正經的表情。在一旁的李浩沅索性直接截去他們的話頭,淡漠的回應了一句「不知道」,當即潑了他們一頭冷水,掃了他們的興致,原本和諧的氛圍瞬間蕩然無存。那群長舌婦聽李浩沅的語氣態度,那裏會不明白那是一種着他們不要多管閒事的警告?此後,雖然一眾媽媽依然好奇,卻再也沒敢在張東雨和李浩沅面前提起過。而且,話題的中心漸漸從金聖圭,轉移到同樣疼愛小優到不行的張東雨和李浩沅身上。無他,說到底,當初之所以會把目光聚焦在金聖圭身上,無非是因爲他們一致認為他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爸爸。沒想到,小優不只有個把她捧在手心上呵護的爸爸,就連家中的褓姆也對小優萬般寵溺,實在讓他們這些獨力帶孩子的寂寞媽媽羨慕不已。沒錯,他們就是眼紅小優,眼紅這個奶娃身邊能有這麼多疼她的人繞着她轉。一言以蔽之,他們就是怨恨為甚麼這些好男人身邊的不是自己!

 

 

 

#

 

 

 

金明洙在張東雨和李浩沅的口中,得悉店裏突然來了一個叫白楊的人。別看張東雨為人隨和且毫無殺傷力,在小區裏出了名是個好好先生,實際上,誰是真心誰是假意,他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對於白楊明顯刻意的接近,他是自第一眼就打從心底篤定這人不懷好意。同樣,李浩沅對這個對金聖圭特別慇勤的新住戶也沒半點好感——尤其是這人就是這麼剛好的遷進了聖圭對面的單位。然而,金聖圭卻傻呼呼的把白楊劃進朋友圈,並與他愈走愈近。白楊不僅天天來喝「心情特調」,還因為他的妻子正懷孕三個月的關係,而與金聖圭十分投契。光憑這人每天來喝「心情特調」和話題總有意無意的引導到「懷孕」這兩點,就讓心思細密的兩人生疑。一,心情特調並沒有寫在餐單上,是只有老主顧才知道的飲料。店內的飲料餐點蛋糕均由張東雨和李浩沅主理,唯獨心情特調例外。但白楊初次光顧,就不假思索地叫了杯心情特調。二,在與金聖圭的對話中,白楊總特意提起懷孕一事。畢竟小優除了上學前班以外的時間都在店裏打轉,喊的來來去去不是爸爸,就是浩沅叔叔和東雨叔叔,白楊不難知道金聖圭就是小優的爸爸。而且白楊的妻子除了正懷孕之外,還跟聖圭一樣,同樣育有一個兩歲多的女兒,所以白楊會跟聖圭因爲同是爸爸而對上話題這事,他們可說是毫不意外。但奇怪就奇怪在,白楊不論說甚麼,最後總會把話題繞到妻子懷孕這事上,語調還彷彿意有所指。那飄忽的眼神和食指不停點着桌面的小動作,無一不讓張東雨和李浩沅對他留了心眼,怕這個忽爾冒出來的人是帶着目的去接近聖圭,怕他會對聖圭不利。

 

 

想起初丁前不久跟他說的話,不知怎的,直覺告訴金明洙,白楊的出現絕非偶然,甚至有可能是跟溫家有關——因為溫錫勛最疼的,正是溫婉這孻孫女。現下就怕是這個已屆耄耋之年的老人,知道了金聖圭跟南優鉉曾經有過的關係。但有一點,金明洙始終想不明白。按道理說,就算知道了金聖圭與南優鉉曾是戀人也好,都顯然已成了過去。在他看來,溫家的人實在不必為了一個無足輕重的人而煞費苦心。若他的臆測無誤,那麼當中定必是發生了甚麼事情,讓溫家的人認定了金聖圭是個能撼動溫婉地位的人。可到底是甚麼事,讓溫家的人認定了金聖圭是個能撼動溫婉地位的人?白楊到底是個甚麼人?儘管現在不知道白楊有甚麼目的,但目前能肯定的是,白楊的出現絕非表面上那般簡單。考慮到金聖圭懷孕六個多月的身體經不起折騰,而且最近情緒起伏也容易受小豆點影響,為了父子二人的健康着想,他們三個一致決定,不把他們對白楊起疑心一事告訴金聖圭。他們三個也協議好,他們絕不會讓金聖圭這個孕夫有任何與白楊單獨相處的機會。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