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翎的話~
*-所有文章不定更...有空就會更XD
*-我的人生沒有計劃這種東西~沒有計劃就是我的計劃XD
*-如果大家有甚麼想說的歡迎留言~
*-最後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第十六章、 我愛人我不懂

*溫馨提示:生子文慎入

 

 

「哥,聖圭這次好像真的不是鬧着玩。」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南優鉉,實際上一有甚麼風吹草動,就忍不住自個兒胡思亂想。原本深藏的憂鬱傾向一下子佔據那人的思緒,繼而一發不可收拾。對於那些發展未如他預期的事情,或是明明白白擺在他面前他卻不願相信的事情,他這弟弟的內心防禦機制就會立即啟動。雖然弟弟說話時聲音顯得極其冷靜,但表情卻盡是掩飾不住的不安。前幾天,跟愛人鬧矛盾的弟弟還神態自若跟自己有說有笑,全然不當他的話是一回事。不僅淡定怡然的跟他說他以前跟那人鬧矛盾的時候也是這樣,還老神在在地表示那人絕對氣不過三天,一副「我愛人我懂」的得意樣。

「連一通電話都吝嗇,只給我發一則訊息,這算甚麼?」南寶賢沒想到金聖圭真的能如此決絕,答應了母親會與弟弟斷絕一切聯絡,就真的言出必行。他想,那人該是考慮到若自己拖拖拉拉的話,只會讓雙方承受不必要的痛苦,讓他們更加難捨難分,所以才如此決絕,不留一點希望給自己的弟弟,也同時不為自己留一點挽回的餘地。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弟弟的他,只有在一旁把手重按在弟弟的肩膀上,默默的陪着弟弟。平常弟弟只要一遇到他自以爲不合理的事情,總會想出千萬種原因去解釋、試圖把那些他所不願相信的事實合理化。但這次,弟弟卻一反常態地接受現實,這讓他這個身為哥哥的不由得擔心不已。因為這樣的弟弟,正中母親的下懷。沉浸在這種狀態下的弟弟,母親只需稍為煽風點火風說幾句,弟弟就會將信不疑,更何況這次還有真憑實據。

 

 

被哥哥一句「你有沒有想過,工作是聖圭的自尊心?」點醒的南優鉉,想跟金聖圭當面道歉,但那人似是心意已決,一舉一動都無一不說明那人就是鐵定要跟他分手,讓他無可奈何。南優鉉豈會甘心自己無緣無故的被分手?看似冷靜沉着的背後,全是南優鉉束手無策的表現。南優鉉甫一收到這則讓他晴天霹靂的訊息後,當下大腦一片空白,發了瘋似的打了幾十通電話給金聖圭,卻全都轉到留言信箱,後來更是直接關機。他終於意識到,那人這次絕非在跟自己鬧着玩,霎時方寸大亂,手足無措。打不通電話,訊息又沒有回覆,抱着就算是分手,也要討個說法,不能不明不白的他,第一時間就想到要聖圭的姐姐。但當他準備撥號的時候,卻猶豫了。雖然此刻南優鉉心裏焦灼,以他對自己愛人的認識,他深諳那人每次一遇到甚麼問題,總是寧願自己一個默默咬緊牙關熬過去,也不願與身邊人分擔自己的痛苦,所以這次,這個傻瓜也一定是不知躲在那裏,獨自一人承受着一切。金聖圭與親姐感情深厚,當初與他交往之後,怕父母親會接受不了的那人一開始並沒有跟父母坦白的想法,而是先跟親姐說。透過智恩姐作為橋樑,在他們穩定交往了兩三年,對彼此有了更深入的認識,而智恩姐也終於放心弟弟與他交往以後,他倆才回全州見了聖圭的父母。換而言之,那人是絕不可能會與自己最親的家人聯絡。若然自己貿貿然打給智恩姐,就會讓智恩姐知道他倆出了問題,不但讓她為他們倆擔心,也讓聖圭的父母對自己感到失望。在心裏權衡利弊後,南優鉉頓時打消了要打給聖圭姐姐的念頭。雖說那人總愛獨自苦撐,可是說不定這次是個例外呢。南優鉉立刻低頭沉思,卻猛然發現那人身邊根本連半個深交的朋友都沒有。到底那人的世界,從甚麼時候開始,就只剩下「南優鉉」這個人?要他怎麼相信這個世界只繞着他轉的人,會突然跟他分手?

 

 

到底為甚麼?

 

 

萬念俱灰的南優鉉抱着最後一絲希望來到聖圭的公司,得到的是意料之中的回覆。那人辭職了。但讓他錯愕的是,原來金聖圭正有個升遷的機會,但他卻從沒聽那人提起過。聽着那些人對金聖圭不絕於耳的稱讚和婉惜,他突然覺得自己很自私。可這讓他更不解,那讓聖圭放棄事業的理由又是甚麼?

 

 

 

 

 

 

他不願相信自己深愛了五年的人是一個貪圖利益的人,但事實擺在眼前,又不由得他不相信。那段錄音就如一記當頭棒喝,活脫就是在嘲弄他們五年的感情,嘲諷他這五年的真心,一下子擊潰了他所有的希望。沒想到他想要的答案竟是他最不想聽到的答案。「優鉉。」看着聽完錄音後臉色大變的弟弟,南寶賢心知不妙,南夫人果然在錄音上動了手腳,把後段聖圭的心底話截去。南優鉉一怒之下不知那來的蠻力,竟把手中的玻璃杯徒手捏碎,細碎的玻璃頓時嵌進他的手中。但他卻似是感覺不到疼痛般緊攥雙手,止不住的血剎那間染紅了地毯,怕失控的弟弟繼續傷害自己,南寶賢立即一個快步上前攔住情緒激動的弟弟。「優鉉、優鉉,事情不是這樣的。優鉉、優鉉,冷靜點。」南寶賢雙手搭在南優鉉的雙肩,在他的耳邊低語,希望弟弟能冷靜下來,可惜已然被憤怒支配的南優鉉甚麼也聽不進耳,他終究還是無法阻止自己的弟弟作出那會讓自己後悔莫及的決定。

 

 

「哥,你明明知情,為甚麼不告訴我?」大受打擊的南優鉉痛徹心扉,努力克制自己想掉眼淚的衝動,卻還是忍不住在哥哥面前低頭啜泣。「原來我們的感情⋯⋯我們五年的感情⋯⋯」「好了,優鉉,別說了。」「他怎麼能這麼狠心?哥,你說,你說他為甚麼⋯⋯為甚麼可以這麼狠心?」無法接受自己一直的真心付出被踐踏,更無法接受那些年來自以為的愛情到頭來全是那人對自己儲心積慮的欺騙,卻都只得被動地接受這個事實,無力的以眼淚來宣洩自己滿腔的不甘、無奈和憤恨。南寶賢從未見過這樣的弟弟,彷彿一碰就碎。盯着他的眼神空洞而絕望,口中不停在呢喃着一句為甚麼,也不知道那句為甚麼是在問那人,問他,還是在問自己,偶爾又在自責的絮叨着。或許是怨憤他這個當哥哥的沒向他坦白,南優鉉突然用力地往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對不起⋯⋯哥⋯⋯對不起⋯⋯對不起⋯⋯」南寶賢安慰的拍了拍弟弟的背,輕撫弟弟埋在自己頸間的後腦勺。「傻瓜,哭夠了沒?」只一句,南優鉉的雙肩又再次大幅度的抖動,滾燙的眼淚再次濡濕他的衣服。「玻璃碎扎進手裏不疼嗎?」不是不疼,而是甚麼都比不上心疼,對吧?「哥,那是五年的感情⋯⋯」

 

 

 

#

 

 

 

不想讓這個南夫人口中從小就愛慕自己的女人對自己有任何不實的幻想,所以第一次見面,他就向她坦白了自己喜歡男人的事實。原本以為那個人會被自己嚇跑,沒想到,她聽後亳不在意,反問:「喜歡男人不代表不會喜歡女人,優鉉哥你肯定你對女人絕不可能起生理反應?」說話時眼角微挑,不拐彎抹角,略帶挑釁,全然沒半點大家閨秀應有的修養,讓他不禁懷疑坐在自己面前的這位,真的是南夫人口中「知書達禮的名門淑女」麼?「我從高中就開始暗戀你,這麼多年,你總該給我一個機會。」南優鉉挑了挑眉,他這是被告白了?那明顯放肆的語調跟那股從骨子裏透出來的傲慢簡直刷新了他對「淑女」的認知。他不知道她到底知不知書達不達禮,但肯定與她父母期望中的「溫婉」相距甚遠——完全就是個被人捧在手心疼慣寵溺慣的公主。席間,她大概是將他勾起嘴角沉默不語的表情解讀為欣賞她大膽率直的意思,乘機得寸進尺的走過去,一屁股坐到他的大腿上努力的蹭啊蹭。這是想直接以行動來證明他對女人也能有生理反應的意思嗎?阻止那人繼續在自己身上恣意妄為,南優鉉注視着這不僅儀態盡失,還沒半點女生該有的矜持的女人搖頭淺笑:「溫婉,你一向都這麼進取的嗎?」她嘟嘴低喃:「還不都是因為我喜歡你。」「溫婉,我們訂婚吧。」溫婉不可置信的注視着南優鉉,直到兩唇相觸才終於反應過來,緊擁着他喜極而泣,把頭湊到他的耳邊,送了他一份讓他瞠目结舌的「禮物」。

 

 

 

 

 

 

我知道標題真的起得很爛(默)

2018~~希望大家都能向自己的目標進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洋芋片!
  • 不開心.=0=討厭南母T0T他好壞啊阿啊!!!!!!
    最討厭這種誤會了TT看了好難受.........還要虐多久.....寶賢怎麼不幫忙解釋一下....
    是有這麼嚴重到要這樣逼他們倆分手嗎=0=覺得很傻眼欸欸欸
    討厭南母XN!!!!!太過分了!要不是他T0T
    我總是不了解為甚麼其中一方母親說服某人,那人就可以狠心分手.....=0=一起面對不是更好嗎...
    要是是為了家裡名聲之類的,就離家出走阿(?)看他們公司以後誰負責!!!!
    而且都不結婚不是也可以說專注於事業,黃金單身漢,搞不好公司名氣還更好(?
    我覺得我想太多了xdddd
    那個溫婉真沒節操(?) 開放的女人=0= 我等著看你們離婚!!!!!!!!!!!!!優鉉會後悔的
  • 我也不知道要虐多久(默)
    寶賢也是有口難言的。重點是,聖圭的行為都是一種掩飾。
    我就喜歡你想太多,能知道你的想法是意外收獲XDD(因為你的想法偶爾會是我在構思後續的時候曾經想過的方向~)
    目測這文還長着呢⋯⋯(默默的希望這不會變成一個坑(笑))

    茯翎 於 2018/01/17 00: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