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逆行

*溫馨提示:生子文慎入

 

 

縱使金聖圭如何努力裝作淡然,失去的,畢竟是自己懷胎數月的骨肉,淚總不自覺地流滿雙頰。那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難以言喻的悲痛。聖優雖然只是個兩三歲的人兒,可是因着幾乎每分每秒都跟爸爸黏在一起的關係,縱使懂的字不多,也仍未能理解那些關於大人之間的複雜關係和情感,但是這個小不點還是知道爸爸似乎是因爲那個圓滾滾的肚子不見了而不開心。雖然小奶娃無法理解為甚麼爸爸會因此而整天苦皺着一張臉,眼睛和鼻子還老是紅紅的,但是她知道,每次當自己擁抱爸爸和親爸爸的時候,爸爸都會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線,然後抱着她往她得臉頰上親個不停,並輕撫着她的頭髮。有這樣的認知,小奶娃為了讓笑容再次出現再爸爸的臉上,於是便每天一見到爸爸就趴在爸爸身上,用小手摟着爸爸,又在爸爸臉上蓋上一個又一個印章。可是,讓聖優這個小不點失望的是,即使爸爸依然會摟着他並輕撫着她的頭髮,預想中的笑容卻沒有出現在爸爸的臉上。看着爸爸鬱鬱寡歡的樣子,漸漸的,平日總是上竄下跳活潑開朗的聖優也開始變得寡言少語。大夥兒不禁概歎,這一大一小果然是父女,都是這麼讓人擔心。看着四肢百駭都浸滿悲傷的金聖圭,他們都心如刀割,然而大家目前能做的,就只有用自己的方法來支持這個此刻內心脆弱不堪的人。畢竟,時間撫平傷痛。至於小優,大家都明白小優跟自家老爸感情深厚密不可分,所以這兩父女的情緒自然而然就很容易相互影響。一個心情沈重,另一個就很容易被感染跟着一起低落。

 

 

每天看着自己的好友圍在自己身邊轉來轉去,話不言多,只着他好好休養,他知道大家都在擔心他,都在用他們的方式來為他分擔他的悲傷。不受控制的大腦就似是走調錯音的弦線,無論怎拉撥,出來的音色都總是怪異突兀,不協調。張東雨和李浩沅兩個包攬了所有關乎咖啡館和小優的大小事務,不假手於人的他倆甚麼事都親力親為,除了陪伴小優的時間外,其他時間都全放在咖啡館內,所以除了頭幾天以外,他倆都沒在明洙的診所中出現。金明洙以「比當事人更堅強」的方式來應對,面對金聖圭,他努力裝作若無其事,就似是這一切都不曾發生過般冷靜。理由很簡單,如果醫者自己本身都無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緒,那麼,身為痛失腹中生命的那人就只會被自己感染,徒然勾起那人不快的經歷。而李成烈這個淚腺離奇脆弱的人,則刻意在金聖圭的面前以歡笑來掩飾自己內心的傷悲,每每在金明洙面前心酸得忍不住痛哭流涕。因為這次意外小產令金聖圭身體虛弱了不少,所以金家一家子就在飲食上幫忙,希望至少能讓弟弟就算沒胃口,也儘可能多吃一點,同時營養均衡一點。至於龍俊亨,則是默默地陪在金聖圭身邊,以存在來表達自己對金聖圭的支持。為了不讓自己身邊這些愛他的人擔心,金聖圭每天都不停重覆告訴自已不能再想起當時的畫面、不能再想起小豆點。他強迫自己壓抑所有有關小豆點的點滴,封閉起一切有關這次懷孕時的經歷,希望自己能透過「忘記」來掩蓋一切傷痛,讓生活重新步入正軌。經多次調修的弦線,漸漸一根接一根無法調修,卻因為全部弦線都不再相互協調,奏起來的樂曲反而卻因此而透出一種異樣的和諧。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眼,又過了兩年。

 

 

兩年了。望着溫婉那悄無聲息依舊平坦的肚皮,南夫人終歸失去了耐性,對着這媳婦說話也漸漸沒了從前的客氣。儘管相比起從前她對待聖圭的態度,她對待溫婉的態度明顯收歛了不少,但少不免語中帶刺。好歹也是從小到大在上流社會圈子裏耳濡目染,多多少少還是懂察言觀色。即使南夫人說話有多委婉溫婉還是能聽得出來,她這婆婆是在嫌棄她是隻「不會下蛋的母雞」。沒辦法啊!這都結婚兩年了,還沒見他倆生出個娃,能讓南夫人這個作為母親的不着急麼?如果說當初南夫人縱然明知道自己的小兒子和他的戀人真心相愛,也想盡辦法拆散他倆是因爲傳統思想的制肘,讓她無法接受自己的兒子喜歡一個「男人」,或是因爲害怕此事傳入他人耳中會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八卦消遣,讓兒子承受不必要的輿論壓力的話,這固然無可否認是其中的原因。但是畢竟兩人真心相愛這事是她無庸置疑的事實,作為一個母親,當然希望兒子能得到幸福,要不是顧慮到南家子酮的問題,她根本不會出言傷害兒子的這個戀人,甚至不惜以物質利誘他離開自己的兒子。眼看貴婦圈裏那些姊妹一個個都相繼當了奶奶婆婆,優鉉明明要比他們的兒女更早結婚,卻到現在都沒能讓她躋身奶奶行列,導致她每每出席茶聚時都只能坐在一旁,聽她們分享弄孫為樂的樂趣,又是羨慕又是慪氣。縱使姊妹們見她一臉憋鬱強顏歡笑的樣子均紛紛出言安慰,可是她心裏明白,那些不過是堆七分虛偽三分真心的場面話,言外之意是在譏諷她跟她們搭不上話,只能在她們身邊擠笑。心裏全然不是滋味。可想而知,南夫人對於溫婉進門兩年仍未能為南優鉉誕下一兒半女這事到底有多着急。

 

 

金聖圭各方面都好,就是可惜靈魂長錯了身體。或者這樣說,要是自己兒子喜歡的是一個在生物學上被定義為男人的人,也許經過那麼幾年,因着那人的性格和處事方式,她相信自己一定終有一日能接受那人是自己兒子所愛之人,會接納他成為南家的一份子。可惜,不是。對於金聖圭,她有太多歉疚慚愧的地方。實際上,她極為欣賞這個叫金聖圭的人。面對她刻意眨低他自尊、有意侮辱他的惡言,他總是能裝作若無其事地一笑置之,把所有的不滿不快吞進肚子,從沒試圖還嘴駁斥。南夫人認為男人的頭腦很簡單。能讓男人迷戀執着到不能自拔的不外乎三樣東西:女人、金錢、地位。儘管金聖圭愛的是男人,但不論是男或女,反正是愛情就對了。由於這種想法根深蒂固的在她的腦袋植根,所以當時的她盡其所能想方設法不斷的去測試那人的底線,可惜全都以失敗告終⋯⋯不對,在她無法不認同兒子這個叫金聖圭的愛人教養極好、性格不僅溫和善良,對事業以至未來都抱有野心和計劃,最重要的是能治得他這個小兒子服服貼貼。撇除疼弟心切的大兒子為了弟弟的終身幸福,一直努力充當說客來軟化他倆強硬的態度之外,經過無數次的試探後,那人其實也終教她刮目相看心悅誠服。可是,正當她準備給老頭子來個接受那人為自己家人的思想教育,真真正正地接納那人為他們家一份子的時候,那人卻猝不及防的讓她大失所望。於是,她決定她將錯就錯。雖說造成今天這個局面,她這個始作俑者絕對責無旁貸,但這也不是她所願意看到的結果,她亦明白,自己確是欠了那人一句對不起。而這件事也成了她擱在心底其中一件無法彌補的憾事,一個解不開的心結。

 

 

天底下所有母親,都想自己的子女好。

 

 

或許是因爲自己潛意識裏覺得自己對小兒子有所虧欠,這種心理讓她明知道小兒子婚後總以各種理由來延後生育計劃也好,她都照單全收。然後在不知不覺中,就把自己在小兒子面前說不出口的話以及所有隱藏的情緒,全轉嫁到那個可憐的二兒媳身上。那些她自以爲是作為婆婆的善意催促,落在溫婉這個二兒媳耳裏,卻儼然成了一道壓得她喘不過氣來的壓力,也在無形中成了兩婆媳之間牢不可破的隔膜。要知道,當初她為了能順利嫁進南家,可是撒了個彌天大謊——而她那寶貝兒子南優鉉也是其中一個功不可沒的幫兇!正常人只要稍微用點腦筋想想也知道,南家兩老要是知情,豈不是得被他們氣得背過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當然,她也不敢去想像!

 

 

 

 

終於有時間可以讓我靜靜地聽着歌開腦洞,心情真的很好~

這章其實反覆修改了很多遍,總覺得差了點甚麼,所以期間數度萌生放棄的念頭⋯⋯但又捨不得。嗯,其實我只是想表達我現在很滿足,覺得自己好棒棒XD

最近天氣持續寒冷,手都僵了,四肢冰到有種自己快變僵屍的錯覺(笑)

p.s. 聽着DEAN的歌,心情一整個舒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