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翎的話~
*-所有文章不定更...有空就會更XD
*-我的人生沒有計劃這種東西~沒有計劃就是我的計劃XD
*-如果大家有甚麼想說的歡迎留言~
*-最後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第二十二章、 感謝,抱歉

*溫馨提示:生子文慎入

 

 

            沒錯,在他平靜的向大夥兒交代了自己的決定後,大家的確都沒多說甚麼。只是,後來,大家眼看他只懂得逃避,小優又整天苦皺着一張小臉,而兩父女的相處時間又只剩下半個月的時候,還是按捺不住一個接一個的向他疲勞轟炸。

            可能是我鑽牛角尖了。但他們都知道,寶寶聰明伶俐得過分。誰當父母的不想把自己最好的全給孩子?我這不過是為了自家寶貝着想所作的選擇。明智的抉擇。我可以努力掙錢,送小優到國際學校唸書、送她出國留學、讓小優上她喜歡的興趣班……凡是所有金錢上、物質上能滿足的,我都可以辛苦自己努力滿足,可別的,卻遠遠比不上南家。把聖優「還」給南家,能讓她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接受最好的教育,提供機會讓她能充分發揮自己的天資,又能踏入上流精英社會圈子建立屬於自己的人際網絡,最重要的是能有個完整的家庭——這是我窮一生都給不了聖優的——我永遠無法彌補聖優沒有媽媽的遺憾。

 

 

 

            東雨問他這是不是寶寶的意願。他模稜兩可的回答,他想,這大概也算得上是寶寶的意願吧。他解釋,在寶寶問他媽媽在哪的那個晚上,趁着說睡前故事哄睡的時間,他嚴肅認真的問了她想不想有個真媽媽,那時候的她緊摟着他,窩在他懷中羞怯的點了點頭,也就是想了吧。後來他當然沒再問,就讓他當小人兒那時候點頭是默認同意了他作這個決定吧。寶寶跟着優鉉,會幸福的,他如是說。東雨聽後問他,有沒有想過小優只是想自己的爸爸能找個伴,希望爸爸不再孤單一個人。他說,小優自出生一直都黏着他,從沒離開過他半步,現在突然被告知自己有兩個爸爸,而且以後都只能跟自己這個只見過一兩次面的爸爸和陌生的新家人生活,對於一個僅四歲多的小女生來說,是有多大衝擊。南叔叔、溫婉阿姨和南家的所有人毫無預兆的闖進了她的生活,把她的生活天翻地覆。他問他,有沒有想過他這樣的舉動,對於小優來說,就像在自己雲裏霧裏的情況下,突然被自己一直依賴信靠的爸爸拋棄,小人兒的內心是該有多不安、恐懼、彷徨、困惑。從小到大都跟自己寸步不離,日夜陪着她這裏去那裏去,陪她經歷所有她人生中大大小小事情的爸爸忽然間消失了,變了只能在自己晚上睡覺前見上一面,有時候甚至一天也見不上自己爸爸一面,她會有多不習慣,多不適應,多記掛着他。

            寶寶常在他們面前說她想要見爸爸,問他們為甚麼南叔叔來了,爸爸就不理她了,甚至在優鉉面前哭鬧,抓着這新爸爸的手不停嚷着自己不要媽媽了,自己要找爸爸。東雨說,在小優心中,他才是她的爸爸。可他現在就算知道了又有甚麼用?難道知道了就能推倒自己的決定?不知道是從哪來的堅持,他始終相信,讓寶寶跟着那個人比跟着自己幸福。唔,感情可以一天天去建立的嘛。現在沒有,久了就會有了。寶寶只是不習慣沒他在身邊而已。見那人久了,見不着他久了,也就習慣了。習慣了,就好了。不管怎麼說,那個人跟他一樣,都是寶寶的爸爸。之前的幾年,是他自顧自地強行剝奪了那人當爸爸的權利,怎算也是他的不對,以後的日子就讓那人好好盡一個爸爸的責任。所以他說,沒關係,單憑那個人跟寶寶有血緣羈絆這點,他敢肯定,即使其他人待寶寶不好,以那個人要強又極有保護欲的性格,那個人必定會想方設法把女兒護在他的羽翼之下,不讓自己的女兒受丁點傷害。若是有人仍敢不知好歹的傷害他的女兒,那個人絕對會十倍奉還,而且說到做到。思及此,說話的時候,他的嘴角不禁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淺笑。雖然不知道自己怎麼每次看到他或是跟他有接觸,又或是偶爾想起他,都會牽扯到腦中那一段空白,讓他的頭痛隨着與那人親近的程度而有所改變。但抵住頭痛,每當憶起自己跟他的種種甜蜜的過往,總忍不住會心微笑。那是他曾經的全部啊。

            張東雨是第一個知道他懷上小優的人,一直以來,他都用自己的笑聲和滿腹人生哲理來成為他的力量,扶持着他。雖然人看似老是沒半點正經,但實際上,他卻是個十分可靠的弟弟。他又怎會不清楚,自己那口是心非又愛逞強的性格?自有了寶寶以後,這個女兒無庸置疑是他的命根子。想到自己往後無法陪伴着自己的小寶貝成長﹐怎會不教這他心中遺憾?只是他為了維護自己一生摯愛,掩飾自己的悲傷,才刻意裝作淡然處之,三句不離女兒定會比待在自己身邊幸福,以此作理由來說服自己。東雨曾說:「他跟小優有血緣羈絆,你也有;那人是小優的爸爸,你也是。聖圭你這個傻瓜啊,憑甚麼每次都要犧牲自己來成全他人?傻瓜。你有我們,不用強迫自己獨自承擔這一切的啊!」一個深深的擁抱,溫暖了他整個心窩,讓他情不自禁地潸然淚下。

            沒辦法啊,誰叫他就是甘願當一個傻瓜?

 

 

 

            浩沅問他捨得就此以後再也見不着小優嗎。其實不用說也明瞭,他怎會捨得?他怎有可能會捨得?他說,自己陪伴寶寶渡過這四年,是小孩子最快長大的時期。在這四年,他偷走了屬於那個人與寶寶相處的時間,讓這段時間獨屬於他金聖圭一個。寶寶從一個手抱嬰兒,到懂爬懂站懂走路;從牙牙學語咿咿呀呀,到會聽會說會拌嘴。回憶是不可取替的。南優鉉永遠不可能彌補失去了的四年。其實自己也曾想過,若那個時候自己沒有向他隱瞞自己懷上了他的骨肉,沒有一聲不吭就一走了之,這個肚腹中的南家骨肉會不會就能讓一向極度排斥自己的南父南母接受自己。或許,他倆可以一起踏入人生的另一階段,一起撫育寶寶,一起感受當爸的幸福。可惜,現實沒有如果,時間也不能倒帶。而且就算寶寶真的能讓南家人接受自己,自己也絕對不可能讓寶寶成為南家人妥協的籌碼。最重要的是,有了孩子以後,牽絆着他倆的就不僅是愛情,更是親情和責任。現在,他該是時候把時間還給寶寶的另一個爸爸。

            離開了自己的愛人,獨自帶着寶寶生活的他,從別人口中聽得最多的是婉惜他帶着個「束手縛腳的拖油瓶」。他們不諱言,要不是他帶着個女娃,孑然一身,等待他的就算不是森林,也至少是花園。對於這種說話,一開始他十分在意,會不厭其煩的向他們耐心解釋寶寶從來都不是甚麼拖油瓶,相反,是他的命根子。漸漸,他學會了左耳進,右耳出。現在,他對這些話已全然免疫,偶爾甚至還會打趣自己,說要是等待自己的那片森林不是女人而是男人,他或許會認真考慮一下。當然,就算追他的男人真的從首爾排到濟州,他也絕不會拋棄寶寶。那時候寶寶還小,懵懵懂懂,聽到這些話最多也就他自己心裏難受。可現在,寶寶雖然天真爛漫,對很多事物仍是半懂不懂,但慢慢都有了初步的認識和自己的一套理解,並不再是從前那個吃喝拉撒都只懂哭鬧的嬰兒。人言可畏。他怕只怕,若然這些話不小心落在自家寶貝耳裏,久而久之會潛移默化,讓小人兒在心底裏認定自己是妨礙他找尋幸福的拖油瓶。

            浩沅說,他捨不得離開小優,同樣,小優更捨不得離開自己的爸爸。小優表面看似已經逐漸適應了沒他這個爸爸在身邊,但其實,小優跟在南優鉉跟溫婉兩個身邊的時候總是悶悶不樂,不見了往日的淘氣,寡言少語,拘謹得很。他說,有次溫婉見小優的頭髮亂了,就出於好意的為小優解下原本的雙馬尾,替她編了個麻花辮。沒想到小優禮貌的向溫婉道謝以後,卻走到他面前小聲嘟囔,說那雙馬尾是爸爸束的。後來,小優還是抓着辮子跑到溫婉面前,禮貌的問溫婉能不能替她束回雙馬尾。溫婉不明所以的問她為甚麼,小人兒就低下頭,結結巴巴的回答說因爲爸爸平常最愛給她束雙馬尾。聽了後,溫婉一陣尷尬。此後,每當溫婉看到小優的頭髮亂了,就沒再替她編辮子。雖然小優跟新爸媽,以至整個南家上下,與第一次見面相比,的確親近了不少,但在小優心底裏,自己最親近的人,始終是他這個不可取替的爸爸。

            浩沅問他:「聖圭哥,你有沒有想過,這個決定不只對自己殘忍,對小優亦然?」

            浩沅吶,我這是為寶寶好,你懂麼?浩沅,你懂麼?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們一樣,能接納得了我這個會懷孕的怪物。我不想寶寶因爲有我這個爸爸而受人岐視、冷眼、嘲笑。浩沅,你懂的吧。

 

 

 

            俊亨問他,小優對他有多重要。很重要。十分重要。無可比擬的重要。其實小優對他有多重要這問題根本不言而喻,大家都有目共睹。經過漫長的沉默,俊亨看着他無奈的輕嘆口氣,然後兀自打破沉默。他平靜的跟他說,要是小優對他來說真的這麼重要的話,他就不該再躲在家裏畫圖,只聽他們報告小優的近況。他該做的,是趁着這段時間,多陪陪小優。俊亨說,小優整天叨念着爸爸又失約,明明跟她勾了手指尾,說好了永遠都會陪在她的身邊,現在卻不要她了。正因為以後大家不可能再在同一屋簷下生活,甚至連見上一面都困難,不是才更應該珍惜僅餘的這段難能可貴的相處時間?寶寶之所以慢慢不再老嚷着要找他,也不那麼抗拒只有自己跟南家人一起,是因為小優以為只要自己變得更乖巧,他這個爸爸就會回心轉意,不會把她塞到莫名其妙成了她爸媽的大人身邊。但在一次次滿心期待的從學校或是南家回來,卻都找不着爸爸的身影後,小優失望了。小優老是問他們,為甚麼寶寶變乖了,爸爸仍是對她愛理不理。為甚麼爸爸會突然變得這麼忙碌。她噘起小嘴淚如雨下,說自己不願南叔叔和溫婉阿姨當自己的爸媽,問他們可不可以請爸爸不要送走她。那模樣看着讓人心疼不已。

            這兩父女何苦要互相折磨呢?

            俊亨突然捉着他的手,凝視着他,歛起以往吊兒郎當的感覺,一本正經的對他說:「聖圭,我只想讓你知道,不管怎樣,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他亂了。堂皇了。一定是有甚麼出錯了。他的大腦瞬即無法運作,一片空白。慌亂的用力甩開龍俊亨的手,想也不想就用自己握在手上的鉛筆,往自己大腿上發狠一戳。流血了。可他卻依然心亂如麻。他整個人都在不由自主地顫抖,眼神飄忽不定,如坐針氈,一股極其強烈的不安和恐懼剎那間侵襲全身,讓他動彈不得。他該知道的。他早該知道的。若然他不是對自己產生異樣情愫,就不會在知道他喜歡喝洛神花茶後送他一大堆、不會在他說想趁寶寶上學的時候做回老本行後,二話不說就把他家新購的別墅交給他設計、不會在得知他懷上小豆點後緊張兮兮的為他顧前顧後、不會在自己意外流產後沒日沒夜的照顧自己……慢着!小豆點……小豆點……小豆點!對!他忘記的,正是自己曾懷過小豆點!霎時間,所有被他一直強行塵封在腦海深處的記憶如跑馬燈一樣逐一浮現。原來,他忘記的,大家一直不想他再回想起的,是自己流產的那段痛不欲生的經歷。當時的他,想起了一切,鼻一酸,眼淚就落下來了。眼前人察覺到自己有異樣,立即緊摟着自己。「我想起了。我全記起了。我曾意外流產對不對?小豆點……那是我跟優鉉的第二個孩子……」

            他深吸了一口氣,「俊亨,對不起,我還沒準備好要接受一段新的感情。我也不能接受你對我的感情。」對不起。請你不要再對我這麼好了。

            他們之間好像有甚麼悄然生變,又好像甚麼都沒變。

 

 

 

            成烈和明洙為他倆刻意隱瞞自己認識優鉉這事向他真摯的道歉。他平靜的跟他們說,其實他早就知道他倆認識優鉉。第一次到診所作產檢的時候,他不經意地瞥到明洙桌案上的三人合照了。那照片上的三人勾肩搭背眉開眼笑,不就已經證明了他們三個素有交情了麼,只是那時候的他還不認識成烈。後來想想,明洙你之前是在南家旗下的醫院裏實習工作的啊,你和他年紀相近有話題,交個朋友也是正常不過的事。之後明洙找上了成烈,他笑說,一看到成烈,憑着他的一口大白牙,他就認出成烈是照片中站在明洙旁邊的人了……而且,還看得出他倆有貓膩。這句他沒說出口,就只說他倆看着挺般配,挺好的。聞言,兩人大吃一驚,雙目圓瞪,先是有默契的四目相對,然後再有默契的慌忙擺手否認,乍看宛如雙生兒。他笑而不語——這倆果真有貓膩!扯遠了。重點是既然他倆都是用真心待他,他又何必拘泥於他們三個是不是朋友?他深知因爲自己,所以李浩沅一直都對南優鉉這個人心存莫名的敵意,所以當他發現那張合照時,倒是好奇為甚麼浩沅會對此毫不知情。畢竟,當初安排明洙替他作產檢的人正是浩沅啊!憑藉這點,再加上明洙和浩沅兩個無所不談,讓他一直以為他倆是竹馬之交,沒想到兩人卻是在明洙剛調職到全州後因緣際會才認識,而在自己認識明洙前,這兩人才不過相識了兩周。兩周!他倏地想起當時金明洙對他信誓旦旦所作的友情保證,不禁為當時不知就裏就對金明洙這人深信不疑的自己捏了把冷汗。到底自己當時是那來的信心啊……

            扯遠了。數數手指,他倆也才認識了這麼個兩三年,又是在明洙離開首爾後才認識的,這麼想來,就不奇怪為甚麼浩沅會不知道明洙跟那人是至親,也難怪浩沅知情了後會這麼大反應。畢竟在浩沅眼中,那人可是個徹頭徹尾的渾蛋。浩沅之所以這麼衝動,氣的其實不是他倆故意欺瞞,而是自己的粗心大意。只是他剛好能以憤怒為由,順道把氣一併撒在明洙身上。看着明洙原本好好的一張迷倒萬千少女的俊臉,現在被揍得鼻青臉腫,他心裏就是內疚。更讓他內疚的是,自這事以後,這小倆口跟浩沅就一直維持話不投機半句多的狀態,再也不見他們以往嬉笑打鬧的樣子。

            最後,他對這小倆口說了句對不起。

            沒了他倆,他大概活不到今天。

 

 

 

            親姐則問他,以後有甚麼打算。他坦言,自己其實沒計劃太多。畢竟這些年自己把重心放在寶寶身上,為了照顧寶寶,即使這一兩年自己有接點設計工作,工作強度再怎麼也始終不比以前,中間又有空白期,他也不奢望自己能重回以前的崗位,只要能重操舊業就已經心滿意足了。雖然他把自己一切物質上所能補給的都給了寶寶,但礙於寶寶還小,所以實際上還是由他暫時保管着。因為咖啡店和房子承載了太多自己與寶寶的共同回憶,自己怕觸景傷情,所以待寶寶到南家生活以後,他就打算全交給浩沅和東雨負責。他續說,因為他怕搬回家中會讓兩老擔心,所以之後會暫時搬到明洙和成烈那,做做兩人的電燈泡,待找到工作以後才出外租房子,着她放心。親姐聽後似乎是在想自己該用甚麼措詞,沉默了許久,直視着他的水靈雙眼既是擔憂,又是心疼。不知過了多久,她捉住他的雙手,無奈地長嘆一口氣。

            ——聖圭啊,要是累了,就回家吧。

            親姐淡淡的一句話,讓他的眼淚瞬即缺堤。

            智恩深明自己拿這個倔強的弟弟沒辦法,亦明白弟弟一直以來有多辛苦,不是本人的她,是永遠沒辦法體會的。她能做的,就只有讓她這個傻弟弟知道,家人一直都在。他們,永遠是他最堅實的後盾。

            親姐輕輕摸着他的頭,說:「你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習慣了有苦就往自己的肚子裏吞,總是不想我們擔心,從不在我們面前訴一句苦、在我們面前哭。就算發生了多大的事,也只會輕輕帶過。無論是以前被同學排擠欺負,還是到後來你辭職、懷上小優、跟優鉉分手、意外流產……你全都藏着掖着,不讓我們知道。聖圭啊,你知道我有多心疼自己的弟弟嗎?姐姐知道,南家那小子對你很重要,甚至比你自己更重要,但是聖圭啊,姐姐希望你也能多疼自己一點,多關顧自己一點。聖圭啊,爸媽跟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照顧自己。你這個傻瓜啊,總希望不讓人擔心自己,可每次卻又不得不讓人擔心啊……」

            要不是她知道,自家弟弟連日來沒少受看不下去的大夥兒嘮叨,她肯定會跟着一起嘮叨。智恩是真的心疼自己這個弟弟。自小優出生以後,他們這兩父女從沒分開過,現在一分開,就是一輩子。他們一個個看着聽着心裏都已經這麼難受,更何況是十月懷胎千辛萬苦誕下小優的弟弟?他的心裏該有多難受?自己這個傻得要命的弟弟怕自己的女兒適應不了在南家的生活,於是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心肝寶貝跟南家人親近。可是,明明自己也適應不了沒有女兒的生活,卻自顧自的用逃避來掩飾一切。這不是傻瓜嗎?

            聖圭啊,你真傻。

            聖圭啊,你知不知道,你強顏歡笑的樣子,真的很讓人心疼。

 

 

 

#

 

 

 

            所有人都被自己的一點爛事影響。

            要所有人擔心自己、為自己出頭、為自己着想,這樣的認知讓他不禁厭惡自己,覺得自己很沒用,也很無力。自己憑甚麼要所有他重視的人承擔自己的痛苦?自己憑甚麼要所有人因為自己的決定而替自己着急,為自己煩惱?自己憑甚麼要所有人放下一切來安慰他?自己憑甚麼可以讓他們對自己掏心掏肺,一直不求回報的付出?自己憑甚麼能有這麼多疼他的人?

            他到底憑甚麼?

            他對所有人都有太多太多的感謝,同時,也有太多太多的抱歉。

            感謝他們一次又一次的給予他溫暖;感謝他們不管發生了甚麼事都會陪在自己身邊;感謝他們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來告訴他有他們的地方永遠是他的避風港。抱歉自己不管怎樣仍是這般懦弱;抱歉自己總是膽小怕事畏首畏尾;抱歉自己總是為他們添堵添麻煩。

            謝謝。

            對不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看著看著,哭了出來。
  • 希望你能看到我的回覆。
    寫這章的時候心情複雜,回看覺得這章很沉重。
    想哭就哭吧,哭了就好。
    為你遞上一張紙巾(抱)

    茯翎 於 2018/04/24 01: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