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冤家路窄

*溫馨提示:生子文慎入

 

 

    

            「聖圭,怎麼這麼晚還沒走?你比以前更不把自己的健康當一回事了。」尹斗俊把拿着的空馬克杯放在桌上,整個俯身前傾瞥了眼。

            「我記得以前的你每次一聽到要設計嬰兒房間,總以藉口推卻。無論那客戶增加多少預算也好,你也寧願不接案子,把案子交給我們。大家都不理解你的堅持,只有我知道,那是出於你的羨慕。你羨慕他們將有小生命降臨他們的家庭,羨慕他們能一起感受迎接小生命和將成人父人母的那份喜悅。」金聖圭聽後心內一突,扭頭看着尹斗俊。他倆雖然認識得久,可是在金聖圭心中,他倆最多就只是比較聊得來的工作夥伴。礙於那個時候他的身邊早有個醋桶,不能跟同性走得太近,所以就算聊得來,最多也不過是多聊幾句辦公室的八卦。沒想到原來他一直以為的工作夥伴竟如此了解自己。當時的金聖圭還不曉得自己這奇特的身體能孕育出小生命,看到那人每次看到小孩時自然流露的喜愛,然後有意無意地問他喜不喜歡小孩,又提起領養小孩的事,他內心明白那人喜歡小孩,卻遺憾無法如願。可能是因為被那人感染吧,怕自己明晃晃的羨慕讓別人看出甚麼端倪,所以那時候的他特別不願接下要設計嬰兒房間的案子。現在他卻反而希望多接這類案子,讓他能透過設計對新手爸媽送上祝福。雖然兩個孩子都不在自己身邊,但是他對兩個孩子的牽掛卻成了工作的動力。

            地方易找,可工作不然。要不是尹斗俊,這幾年工作履歷一片空白的他恐怕還得像隻無頭蒼蠅一樣四處碰壁。憑着他曾替龍氏和南氏工作的履歷,他沒錯是得到了僱主們的注意,但也都因為這全都是零星的個人委託而受到質疑,讓他屢吃閉門羹。他其實明白,自己好幾年沒在企業內工作,人家難免會先入為主覺得他這幾年靠的是人脈而非實力。無可否認,他事實上也的確如此。若不是龍俊亨,就算他的實力有多出眾,可能也不會有受到龍家青睞的機會。而若他沒有來自龍家的私人委託,他根本連個像樣的履歷都沒有。他心諳,別說聘用,連面試的機會也不會有。幾個月下來,他每天於這個地方小城裏大大小小的企業中穿梭,同樣的拒絕理由他重覆聽了一遍又一遍,漸漸不由得讓他心灰意冷。看着那留着僅夠自己生活數月的積蓄不斷減少,自己卻仍苦無收入,生活的壓力讓他無法不萌生放棄本業的念頭。恰好就在這個時候,尹斗俊就找上了他。他倆當初說好,要是誰開設工作室,就留個位置給對方,說是要一起打拼。

            沒想到這小子居然真的把當初他倆開玩笑下所作的約定實現了。

            金聖圭一直沒有重回首爾的想法。一來是相憶起首爾那種大都會的感覺,他更喜歡故鄉的那種人情味。二來是他在首爾時經歷過的一切讓他卻步,寧願把回憶說此封印在那片相距兩百多公里的地方。三來是全州是他長大的地方,從首爾搬回來又已幾年,自己對首爾的人事物早就變得陌生,況且父母隨年月也老態漸現,能有多點時間陪着兩老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其實就算老姐不勸,就算他有多少個理由可以用來說服自己,他也不可能讓這個得來不易的機會白白溜走。

            人總不能一直困在過去。

            望着尹斗俊,金聖圭似乎能隱約看到他身上正不斷散發出溫暖的白光。這種只有與那人在一起時才有的安心,讓他霎時對身邊這人產生了莫名的信賴,突然就有敞開心胸的衝動:「斗俊,我有過兩個孩子。」金聖圭毫無防備的向尹斗俊袒露心迹,讓尹斗俊一時間不知所措,結果兩人尷尬的陷入沉默。此時,金聖圭把視線從尹斗俊的身上移回紙稿,小改着設計續道:「孩子是我離開首爾的原因。」金聖圭說得輕淡,可尹斗俊心諳當中一定另有故事。為了轉變這突然沉重的氣氛,尹斗俊於是用怪腔怪調的聲線來嘗試把話題從小孩身上轉移,怎料卻讓氣氛變得更加沉重。「聖圭,好歹我倆都一起共事了五年,結婚怎麼不請我去觀禮?」思索半會才緩接道:「我沒有結婚。」看着金聖圭勉強扯出一抹微笑,尹斗俊緊抓馬克杯,心中大叫不好。沒想到自己刻意避開南優鉉不談,到頭來還是自己陷害了自己,踩中聖圭的雷區!這下該怎麼辦?「斗俊,」金聖圭深吸一口氣,「我是個雙性人,孩子是我誕下的。」金聖圭潸然淚下。向別人坦承自己身體上的缺陷絕對是個需要莫大勇氣的決定。因為每說一次,他就受一次傷害。尹斗俊明白這種事情,無論對誰說都難以開口。要不是金聖圭對他有絕對的信任,是絕不會跟他說。這席話,將他倆之間的距離一下子拉近。尹斗俊向金聖圭遞上紙巾,「去喝一杯?」

            真的該讓過去了的,過去了。

            金聖圭深明回到首爾,意味着自己難以避免與那人再次接觸。但金聖圭從沒想過,原來首爾這麼小。

 

 

 

#

 

 

 

            南優鉉最近心浮氣躁得很。他原本以為跟小優相認後,他跟溫婉一直被寄予厚望需傳宗接代的責任就會自然消失,沒想到現實卻是小優這一乖巧機靈的孫女反而讓兩老對他倆更寄予厚望,更希望他倆能誕下真正屬於他倆的孩子。這讓他倆的生育壓力驟增。南優鉉不明白,為甚麼他那親愛的哥哥晚婚沒關係、自由戀愛沒關係、甚至生不生小孩也沒關係,而他卻全然相反?為甚麼南老爺南夫人這麼偏心?為甚麼別人家都是把孻子捧上天,他家卻獨護長子?撇除兩老偏心與否和後代子孫問題,每天聽婉兒抱怨小優只黏他這事也讓他不勝其煩。為了了解小人兒對溫婉這媽媽態度冷淡的原因,南優鉉最近問過小人兒。小人兒始終沒說為甚麼在家裏不願叫溫婉媽媽,對「媽媽」也總是帶着三分疏離,只跟他說溫婉阿姨待她很好,着他不要因為她而與溫婉阿姨吵架。這頭勉強算是安撫了妻子,那頭小人兒又讓他熱臉貼冷屁股。最近小妮子不知怎的總喜歡獨處,不再黏他,沒有再纏着他撒嬌,讓他心裏突然似是空了一塊,急得抓心撓肝。家庭事煩心,再加上工作壓力,讓南優鉉開始頻頻借公事為由到酒吧消遣。豈料剛踏誰門口,就被一個喝得爛醉又走路不長眼的男人重重的踩了他一腳,還吐了他一身。真不知道現在的人是怎麼搞的,身邊的朋友也是的,明知道自己的朋友不能喝就不要讓他喝這麼多嘛!現在踩了他一腳又吐了他一身算怎樣?「對不起,我朋友心情不好,喝多了,他不是故意的。」見金聖圭吐了別人一身,尹斗俊連忙代爛醉如泥的金聖圭向那個倒霉的男人賠罪。「我的公司就在附近,這是我的名片。先生你方不方便把衣服給我送乾洗,改天再還你?」尹斗俊內心邊咒罵金聖圭給他惹了麻煩,邊狼狽的從錢包抽出名片。看着金聖圭那副喝醉了的蠢樣,尹斗俊差點就有把金聖圭扔在酒吧內由他自生自滅的衝動。而當他一抬頭遞上名片,看到金聖圭撞到的人正是南優鉉,頓時讓他膛目結舌,心內大嘆——真是冤家路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