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因為孫父孫母均曾到外國留學的關係,作風因此比較洋派。在孫軒字才剛踏進青春期,有別於其他家庭般對有關兩性的話題避而不談,孫父孫母反而大談特談。雖然他倆此生得這個兒子,所以在得知自己的兒子是個同性戀的時候不無驚訝,也會有遺憾兒子無法為孫家傳宗接代的想法。但是不管再怎麼說,他倆還是更希望兒子能勇於做自己,而不是為了滿足社會規範而束縛自己,失去自我,勉強自己偽裝成社會大眾能接受的個體,所以他倆都很支持自己的兒子。因為他們都明白自己的兒子將來的路將會荊棘滿佈。如果連身為家人的他們也無法接受,沒有了他們作堅實後盾的兒子或許會在這段路上踽踽獨行,一個人苦悶又孤獨。只是,顧慮到家族中總有親戚思想比較傳統,長輩也較難接納孫子是個同性戀的關係,孫父孫母對孫軒宇唯一的要求就是絕不能於家族聚會的時候露出任何破綻。當然,此舉也是希望保護孫軒宇不會受到親戚長輩的閒言閒語,甚至批判譴責。孫軒宇很慶幸自己是生在此家庭,至少在家裏不必因爲自己與眾不同的性向而遮掩躲藏。縱使旁人的目光還是讓他難受,有好一段時間因着別人的指指點點而試圖改變自己,嘗試與女生交往。可最後那份辜負女生的歉疚感壓迫得他透不過氣,也有種拖累了那個女生生活的錯覺,讓他沒過多久就受不了主動向女生坦白。沒想到坦白後,那個女生非但沒有將他的性向散播開去,與他回到朋友關係後,還充當起他的戀愛軍師。這是他始料未及的事。在他坦白前,他躊躇了許久,就怕傷害了那個女生的心。雖然那個女生聽後的確一如所料般錯愕,但是就在她抽噎着對他說沒想到自己喜歡了這麼久的人竟然是個同性戀後,她反而倒過來感謝他能有向她坦白的勇氣,並衷心祝福他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愛情。

 

 

人是否要為別人而活?

 

 

此事讓孫軒宇更加勇於做自己。這並不是說孫軒宇能忽視別人鄙夷的目光,而是既然自己是個如此的人,要改變也改變不了,為何不活在當下,用自己來證明給別人看他們所認為的其實都是不對的,都是偏見?

 

 

 

#

 

 

 

毫無防備下突然被告知要拜會長輩,怎能不教李玟赫緊張?相比戀愛經驗豐富的愛人,他只是一個戀愛新手。事實上,他一直對孫軒宇愛上他的理由耿耿於懷,亦因此讓他討厭穿上女僕裝的自己。

短短半天,李玟赫大有要把孫軒宇自出生以來直到現在所發生過的大大小小事情了解一遍的架勢。

 

 

「赫啊,都快凌晨三點了……」我們洗洗睡了好嗎?孫軒宇後沒說的後半句被李玟赫又一條問題打斷。「最後一條!真的是最後一題!唔……我最後悔的事是甚麼?」從中午到現在,孫軒宇數不清自己到底回答了多少條問題。他只知道,自己現在睏得下秒就能睡着,語速隨着夜深犯睏而變得愈來愈慢,自己身旁的愛人卻依然充滿活力,認真地在寫筆記。看着眼皮千斤重,坐在椅子上身體不自覺前傾,彷彿下秒就能入睡的孫軒宇,李玟赫只好立即從那幾頁靜待回答的題目之中挑一題。「……」腦袋實在轉不動,但看着愛人充滿期待的目光,孫軒宇只好努力嘗試在腦海深處翻找蛛絲馬跡。揉揉眉心,勉強集中精神,最後帶着猶豫道:「穿女僕裝?」隨着愛人一個滿意的眼神,折磨人心的問答環節也終於五式宣告結束。孫軒宇全身的細胞旋即都在拉鞭炮慶祝。他閉眼仔細用心聆聽,還似乎能聽到細胞與細胞間的對話,在投訴他讓他們工作過勞。大腦埋怨他沒在該睡的時候睡,讓他無法擴大細胞間隙,限制了腦脊液的流動速度,讓代謝的廢物積存在皮層內;免疫細胞就投訴他不讓他們休息,讓一眾兄弟姊妹都累得只剩下半條人命,威脅他若是再有下次就集體罷工;肝呢就好像機關槍一樣霹靂啪啦的罵了他一頓,罵他明明負責釋放睡覺訊號的荷爾蒙向他發出了幾次訊號他都置之不理,讓他們一眾手足無法工作……身體各種細胞此起彼落的咒罵聲愈來愈小,神經放鬆的孫軒宇再也抵受不了睡意,迷糊地兩三步跨到床上就呼呼大睡。

 

 

 

#

 

 

 

早在見面之前,孫軒宇就已經提前向兩老報備自己的愛人並非出身於顯赫或是小康之家。兩老聽後相視而笑,孫母疑惑地笑問自己的兒子,他們甚麼時候對他灌輸過諸如「竹門對竹門,木門對木門」的概念。孫軒宇頓時明白,其實李玟赫是甚麼人,來自甚麼家庭也好,對於父母來說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李玟赫是否真的就是他願意陪伴一生的人。畢竟以後的人生路,都是由他此刻認定了的這個人陪他一起走的。帶着明顯我責怪,一向不苟言笑的孫父更說:「既然你們倆認定了對方,怎麼還不把人先帶回家給爸媽看?傳宗接代這種事軒宇你不用擔心,親戚們怎麼看你,怎麼說你也好,我和你媽儘管全當作視而不見、充耳不聞。軒宇,我和你媽只要看到你幸福快樂就好。」父親的一席話,讓孫軒宇徹底放下心頭大石。

 

 

看到小倆口一直緊牽的雙手以及愛兒在玟赫跟他們對話時不時的注視,他倆當然會意自己的愛兒隨着身邊人緊張的緣故而跟着一起緊張。兩老心裏明白軒宇希望玟赫能在兩老的心目中留下個好印象,又怕若是從自己口中不斷稱讚會弄巧成拙,顯得太過刻意做作,只好靠在他倆以及自己愛人之間游移的眼神來表達自己的擔憂,並希望素來疼自己卻言辭犀利的他們能嘴上留情。這個兒子真是!數數手指,李玟赫都已經是第三個他帶回家的人了,他倆是甚麼作風,這兒子總該心裏有個底啊!他應該知道,不管李玟赫是個怎樣的人,只要他愛,就算他倆有多不滿意、多不情願也好,他倆也會欣然接納他成為家人。唔……就上一任那個甲先生,那人只懂阿諛奉承,為人不太正經老實,孫軒宇帶回家時他倆不也沒說甚麼,只私下發了個訊息向他適當地表達他倆對這個甲先生的看法,並語重心長叮囑了幾句。後來沒過半年,甲先生果然就……嘛,時間會證明一切!當然,甲先生歸甲先生,他倆可是很滿意玟赫。尤其是當他倆一聽到玟赫小時候那段經歷的時候,他倆眼泛淚光,多心疼眼前這個孩子!他倆簡直恨不得把時光倒流回去,讓他們能陪這孩子渡過這段日子,不讓這孩子的那些沒心沒肺、不近人情的親戚有機會傷害他。

 

 

雖然李玟赫一開始緊張到不行,連喝水,握着杯子的雙手也在微微發抖。但是後來,隨着未來伯父伯母一直向他釋出善意,他人終於慢慢放鬆下來,沒那麼拘謹,也沒再下意識地看向孫軒宇,甚至與兩老意料之外的好聊。趁着氣氛正好,小倆口順勢向兩老提出想到國外領證一事,結果自然是順利的得到了兩老的允許。只是,考慮到當玟赫成為了孫家的一分子後,無可避免要參與定庭聚會這事,兩老於是向兒子提出了個條件——不論他倆以後會不會參與一年一會的大家庭聚會也好,他至少要在領證前,正式地在眾親戚的面前介紹玟赫是他的伴侶。這一要求,就像把冷水澆到他們頭上,讓原本欣喜若狂的他們瞬間歛起笑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