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來了啊大賢?你先坐一會兒吧。」劉永才正忙着架設燈光以及拍攝器材,為等等的拍攝作準備。因為這次是永才第一次真正的操刀拍攝人像照,所以永才心裏十分緊張,打從好幾天前就已經開始擔心着今天的拍攝的永才這幾天連覺也睡不安穩,若細心觀察的話就會發現現在劉永才的雙手都在輕抖着,而且也無方向的不斷在室內亂轉,根本不知道自己該要做甚麼。

 

 

 

「永才啊,不用那麼緊張。」方容國走到劉永才身邊輕拍永才的肩示意永才不用太擔心。「就把今天當作平日的練習慢慢來就好。你不是都把器材準備好了嗎?放鬆一點吧。」「別讓你的『他』等太久了。」方容國還特地在劉永才的耳邊低聲調侃一下永才,並在說他字的時候加重語氣,讓永才耳根頓時發燙。

 

 

 

永才腦海一直想着要為大賢拍攝心情就放鬆不下來,一直像一條拉緊的橡皮圈般處於繃緊的狀態,手心都冒出冷汗。「哎呀,為甚麼拍出來的照片都黑壓壓一片的?」「永才啊,你忘記拿開鏡頭蓋了,」金力燦瞄到急得快哭的劉永才便忍不住提醒永才。「是⋯是嗎?」劉永才發現自己真的沒把鏡頭蓋拿掉後立刻感到困窘,連忙用尷尬的笑容來掩飾。可是在之後的拍攝中,永才還是出現許多大大小小的狀況,不是手抖得令拍出來的照片都濛瀧一片就是燈光還沒有調較好,再不然就是沒有拿捏好拍攝角度,讓在一旁看着的方容國金力燦文鐘業和崔準烘四人都替手忙腳亂的劉永才乾着急。劉永才和鄭大賢都不知道已經說第幾遍對不起跟沒關係了。看着看着不知不覺的就變了在湊熱鬧的四個都快忍不住笑出來,只好用手掩住偷笑。望着害羞的劉永才,金力燦不禁跟方容國說了句「很有我們的影子」,讓方容國頻頻點頭表示贊同。

 

 

 

「大家也累了,先休息一下吧,十五分鐘後再繼續吧。」方容國見劉永才在那邊磨贈這麼久都還是連一張像樣的照片也拍不出來,於是就先暫停拍攝,讓永才先緩口氣順便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情。對特地抽直到來的鄭大賢,劉永才感到萬分抱歉,也在氣惱自己在今天總是發揮不了自己練習時的水準,也不太能抓到拍攝的感覺。「永才啊,放鬆點。」方容國也走上前拍拍劉永才的肩,並對永才投了個予以肯定的眼神。「永才哥你一定能做好的。」不知道在甚麼時候,文鐘業和崔準烘就站在劉永才身後,並對劉永才裝着鬼臉,逗得劉永才不禁大笑起來。在一旁的鄭大賢不知道該做甚麼,又不想無故打斷他們和洽的氣氛,所以就靜靜的坐在一旁的高腳椅上看着在打鬧的六個。

 

 

 

「你是大賢對吧?要不要喝點甚麼?」「嗯⋯好啊謝謝。」遞上熱茶,方容國就坐在大賢旁邊的空位上。「不介意我叫你大賢吧?」「不。」「大賢你也挺寡言的啊。」「不是的,我其實挺吵,只是有點怕生。」「熟了就好。」大賢面對着尷尬的氛圍補充道。「平常永才都不是這樣的,不知道為甚麼見到你就恍神了。」「永才他啊都不知道有多想見到你。」一直在後面偷聽的金力燦突然插話道,金力燦話音剛落就換來方容國的怒瞪。「金力燦!」「甚麼嘛,我只是在說事實而已。」金力燦語帶委屈,不滿地說道。「大賢你別把力燦的話放心上⋯⋯也差不多是時候繼續進行拍攝了。」

經過休息之後,永才似乎也開始進入狀態,也慢慢找到拍攝的感覺,經過一個小時的拍攝後終於結束拍攝。全部人都爭先恐後的把頭湊到鏡頭前,嚷着要看看永才的作品。「不是拍得不錯嘛。」「永才你拍得不賴嘛,再過一段時間多加練習的話一定會比我們更好的。」金力燦一臉認真的說着。「永才,這輯相片真的拍得不錯,之後給我多沖曬一份吧。」鄭大賢趁着所有人都專注於看剛才拍的照片的時候就握住劉永才的手腕,一把把劉永才拉到自己身邊,把嘴湊到永才耳邊說道。

 

 

 

「大家,我先走了,歡迎大家有空就來隔壁嚐嚐我的手藝。」鄭大賢微笑着落下這句就拉門準備離開。「大賢啊,謝謝你的幫忙。」方容國急忙的叫停鄭大賢。「容國哥,小事一樁不用客氣。」鄭大賢轉身回應後就向容國他們再次揮手道別。方容國總覺得鄭大賢給他的感覺有點奇怪,卻又說不上來到底是有甚麼奇怪的地方。「力燦啊,你有沒有覺得大賢這個人有點古怪?」「那有啊,我覺得大賢為人挺親切的,你別整天胡思亂想個有的沒的,我們以後多相處跟大賢混熟了可能就好了。」「你說得也是⋯⋯」方容國雖然這樣說着,可是心底內還是有種不太好的感覺,方容國想也許真的只是自己多疑了而已。

 

 

 

 

 

 

很久沒更新這篇賢才長篇了,也把這文擱久了(因為我一直苦惱着到底要怎樣寫下去,也不斷改了好幾遍...)然後這篇的節奏應該暫時也會比較慢的,最後希望大家會喜歡這一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