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沒想過去找個伴嗎?

*溫馨提示:生子文慎入*

 

 

「聖優都這麼大了,沒想過去找個伴嗎?」金聖圭尋思半會,緩道:「浩沅,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沒可能找個女人回來跟我過。這些年來,自己帶着聖優撐過了辛苦的日子,現在她大了,擔子輕了,日子也比以前好多了,手裏勉強算是有些餘錢,工作又能配合照顧聖優的時間,我已經覺得很心滿意足了。畢竟聖優怎說也還只是個兩歲多的奶娃。」就算是以前是帶着聖優這個奶娃在身邊不方便,金聖圭也從沒想過要找一個人替自己分擔。其實他的爸媽跟老姐一直都有勸他再找一個伴,也慇勤的為他安排相親,可他實在聽太多後媽對繼子女不好的例子,若然那女人表裏不一,口是心非,不能愛屋及烏,那豈不是苦了聖優?他擔心這事若真發生在他身上,他會無力招架。畢竟聖優是自己的女兒,他寧願自己辛苦一點,也實在不願冒這個臉,要不到時候手掌是肉,手背也是肉,讓他誰都割捨不下,更不知道該怎辦才好。

                                               

 

婆媳關係真是讓人耐人尋味。可能是因為南夫人是個大家閨秀,言語中總讓金聖圭有種說不出的隱晦和刻薄。南夫人喜歡把話挑明說,聽起來卻都是要他知難而退的話。家教甚好的她總喜歡借了解他為理由,拉他到一邊閒談,談的卻都是怎讓他離開自己的寶貝兒子。他明暸,以他的出身,就算是兩情相悅,也是高攀了人家。本來他以為時間會讓南家人改變對他的看法,會隨時間推移而慢慢地接受他。怎料卻不然,反而是一紙身體檢查報告,成為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終於決定跟他和平分手。人生本就充滿變數,他向來隱忍,縱使情難捨心很痛,也沒因此而自暴自棄。主動接受南夫人開出的條件,多少總算是為他跟他五年的感情作了個結算,那一紙保證書和保密協議,是為他們家保心安,也為他保留最後一點尊嚴。至少保證了他倆這事不會外揚。或許在那人心中,他成了個不要臉、貪婪的人,可那又有甚麼所謂呢?只要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就已經足夠了。他不需要他人的理解,他只知道,那時候的他,若沒回頭接受南夫人的條件,就養活不了聖優。

 

 

「剛出生的時候,她就如一隻溫馴的新生小貓,看着就巴掌大的她,天知道我那時候多怕會養不大小優。看着她全身插滿針管,躺在保溫箱裏不哭不鬧,我都心疼死了。每次看到,我的眼淚就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掉,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哭甚麼。」一說起聖優,金聖圭滿臉都洋溢着幸福。

 

 

那會兒甚麼事都不順遂。南夫人嘴上整天苦口婆心的勸他離開他兒子;南優鉉胃痛又犯得頻密;至於他呢,接下的案子是個燙手山芋,這一客戶是大家均避之唯恐不及的完美主義者。且不說他脾氣古怪要求高又刁鑽,他恃着自己是付錢的,又是公司高層,慣性對他呼來喝去,更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對他百般刁難。設計明明都已按着他的意願要求盡心盡力的修改了不下數十次,他到頭來還是只能換來這人冷漠的一句——不滿意。可能是工作壓力大吧,金聖圭經常在工作時眩暈欲吐,偶爾又胸悶得很。這設計案雖已糾纏了他很久,可不管怎樣都總算到了進入直路的階段,在這節骨眼上不能有任何錯失,他怕自己支撐不住,於是就趁空到醫院檢查。沒想到檢查出來的結果竟然如此荒唐——他一個男人的肚子裏竟有個豆點大的胚胎。不過能在他跟優鉉鬧彆扭的時候發現自己有了這小豆點,雖然此事極不可思議且荒誕離奇,但細想一下又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試問有哪個豪門能接受自己家傳出如此醜聞?為了那人,他決意離開。縱使捨不得,縱使痛徹心扉,他也寧願受傷害的是自己,而不是那個他心愛之人。他很感謝肚子裏這顆小豆點,讓他下定決心如南夫人所願。

 

 

放手,也是一種愛。

 

 

為了自己肚腹裏的小豆點,把全副家當翻了個遍的金聖圭毅然放棄自己一直堅守的原則,主動聯絡了南夫人。他為他之前的不明事理而道歉,並希望她向他之前提出的條件還有效。南夫人心裏訝異,以往不惜一切代價也甘願跟她扛上的人,怎麼突然間改變了主意。他只淡淡的說,自己以往太愚昧太執持己見,沒有認清自己的位置。經他再三考慮,他現在想通了,有他在不是為他好而是害了他。一席話後,金聖圭再次表明願意接受南夫人提出的條件,但婉拒了其中列明的不動產轉讓,並着南夫人在原本特意漏空數額的支票上填上數額。南夫人思忖半晌,寫下了個數額。「南夫人,我和優鉉在一起從來都不是因為他的家世背景顯赫,或是能給我富足無憂的生活。或許南夫人您依然抱持這樣的想法,或許您覺得我這番話虛偽,但我只想說,這五年,我深愛着你的小兒子,一直都是。」南夫人把支票推向金聖圭,金聖圭接過來瞥了眼。「南夫人,謝謝您的大方。作為答謝,若南夫人您不介意,這頓飯就由小弟請客吧。」雖然滿意金聖圭的知情識趣,讓她不致於要以更強硬的手段來捧打鴛鴦,但她清楚,眼前這個小伙子,絕不會不知道,他的小兒子有多愛他。南夫人知道,眼前這人絕不會不清楚,要不然他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想也不想就拒絕她提出的條件,那天更不惜當眾與她徹底的撕破了臉。南夫人知道,眼前這個沉穩的小伙子是真的深愛着他的兒子。所以她更不明白,為甚麼金聖圭在跟她鍥而不捨的向她表明決心後,又會突然推翻自己的選擇。她心裏明白,他絕不是因為她一直明裏暗裏的冷嘲熱諷。畢竟這麼多年來他都選擇默默承受,獨自往肚裏吞。不過無論背後有甚麼苦衷,她也沒必要知道,反正她的目的都已經達到了。南夫人自然沒有拒絕金聖圭的一番好意,就當是這人感謝自己的大方的回禮吧。

 

 

自此之後,一諾千金的金聖圭就切斷了所有與南優鉉的聯絡。

 

 

「浩沅,你知道嗎,其實我很感激南夫人。沒了南夫人,我可能真養不大聖優。」李浩沅不止一次聽着金聖圭說這番話,語中發自內心的感激總讓他聽到之後,鼻子沒來由的一酸,為這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哥心痛。他認識金聖圭的時候,聖優還是個被他抱在懷裏百般呵護的小奶娃,一對小腳丫還沒有一根食指長。金聖圭總是對以前種種的辛苦輕描淡寫,嘴上唸着的,全是他對聖優的寄望。這小閨女成了他生活的重心,這人世界的中心。對於以前的種種,金聖圭總是輕輕帶過,李浩沅只知道,這哥忘不掉以前的情人和一個叫南夫人的女人對他和聖優有恩。金聖圭老是對他說,千萬不要跟別人提起他跟他說的事,這是他倆之間的秘密,是因為相信他才說的。他老是把「我跟南夫人有協議」這話掛在嘴邊,讓他哭笑不得,總是忍不住沒好氣的回他一句:「天底下這麼多個南夫人,我哪知道是誰?」

 

 

後來,他還是知道了。

 

 

 

 

 

 

「浩沅,我說真的,只要有聖優在我的身邊就夠了。別的就隨遇而安吧。倒是你,怎麼都沒見你提起女朋友?」午後偏街沒甚麼人,趁着那段休閒的時間,見店裏沒人,又差不多到時間接聖優放學,就索性掛上了休息,轉頭跟浩沅閒聊起來。「我本來就不喜歡女生,哪來的女朋友?」說起戀愛這一課題,李浩沅瞬即有點鬱悶。對於李浩沅突如其來的坦白,金聖圭倒沒驚訝,只是輕輕點頭表示理解。「喜歡男生也沒甚麼大不了的,我不也是嘛,還莫名其妙的就生了個娃。」金聖圭笑着回道。「浩沅你有喜歡的人了麼?」「嗯。」「可他不知道我喜歡他。」「哦?怎麼說的。」「他心裏有人了。」金聖圭靜默半會後應道:「這情況的確有點尷尬,不過我覺得浩沅你如果真的喜歡他,也不妨試試和他表明心意。不然,要是以後待他身邊有人的時候,說不定你不就得後悔遺憾一輩子了。」金聖圭瞥了眼手錶。「好了,聖優快放學了,鑰匙給你,記得鎖好門。」金聖圭囑咐一句後便離開了。於是,李浩沅那句提到嗓子眼的話又只得吞回腹中。

 

 

 

 

 

 

純覺得生包子很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