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媽媽

*溫馨提示:生子文慎入

*溫馨提示2:這章有老是常出現的字眼,建議在精神狀態良好的情況下閱讀

         

 

            「金老師,麻煩你了。」「不麻煩,聖優很乖,安靜的坐着也不吵鬧。」金聖圭歉然一笑,轉頭蹲下身摸摸親閏女的頭,望向親閨女:「寶寶,抱歉,爸爸來遲了。」以前無論寶寶怎跟自己鬧性子也好,只要有一根棒棒糖,寶寶就會把所有不快拋諸腦後,立即笑逐顏開。可現在卻是給十根棒棒糖,寶寶仍不屑搭理他。人大了,脾氣也見長了,跟那個人如出一轍——都是這般難哄。看着被自己寵壞的親閏女鼓起腮幫子歪頭抱胸的樣子,金聖圭心裏實在愁得發慌。寶寶啊,你親愛的老師在旁邊看着呢,能不能手下留情給你老爸我留一點顏面啊!寶寶啊,老師在等你跟她說再見呢,寶寶……

            「寶寶,爸爸知道今天是爸爸不對,答應了要來接寶寶卻又忘記了。寶寶昨天不是嚷着要吃爸爸弄的草莓蛋糕麼?爸爸現在回家給你弄一個舖滿大草莓的蛋糕,吃完寶寶就不要生爸爸的氣了好不好?」眼看一向嘴饞的寶寶依舊不為所動,作為親爸的他實在氣餒不已。怎麼辦呢?望着眼前的一語不發的寶寶,他隱約覺得不對勁,平常寶寶再怎麼愛鬧情緒,也不會一聲不吭悶悶不樂的啊,真讓他這個親爸頭疼。要是寶寶身邊不是他這個只懂用美食引誘的老爸,而是東雨這個無時無刻都情緒高漲,滿腹名言,又永遠都充滿正能量的乾爸,他家的小公主說不定被逗笑了,心情就好了,就不會寧願跟他在幼稚園門口僵持也不肯回家。

            「寶寶啊,東雨叔叔他們在等我們回家呢,我們跟金老師說再見好不好?」寶寶突然緊摟着他。「怎麼了?是不是有同學欺負你了?」他蹲下來把低頭不語的小身板扳正,見寶寶眼神閃躲,小手又抓上自己的裙角,他輕輕撫上寶寶的臉蛋,一臉擔心的注視着她。寶寶沒說話,只朝老師揮手,禮貌的跟老師道別。道別後,他牽着寶寶沒走幾步,就聽見寶寶輕喚了他一聲。

            「寶寶,怎麼了?要爸爸抱麼?」寶寶的小手一直緊抓着他,卻停下了腳步。金聖圭以為寶寶仍在跟他鬧脾氣而不想走路,於是一把抱起寶寶,笑說:「寶寶,因為今天爸爸不對,才准許你任性一回,下次不管寶寶你再怎麼鬧彆扭,爸爸也絕對不會抱你的了。寶寶你啊,都四歲多了,還讓爸爸抱你說羞不羞?爸爸就是太疼你了,別人都說爸爸把你給寵壞了。」「爸爸……」伏在他肩上的寶寶以細如蚊蠅的聲線含糊不清的呢喃了句,他只聽到爸爸兩個字,後面的他聽不清,就着寶寶再說一遍。

            寶寶問,「爸爸,媽媽在哪?」聞言,金聖圭倏地僵住,笑意盡消,苦惱該怎麼跟寶寶解釋。小人兒見爸爸沒說話,於是歪頭湊到爸爸耳邊,小聲說:「爸爸,今天上美術課,朴老師叫我們把家人畫在紙上,政赫笑我家裏只有爸爸,還說我沒有媽媽是因為媽媽不疼我,不要我了。」說着說着,小聖優就哭了。金聖圭看着一顆顆豆大的淚滴從自家寶貝的臉頰劃落,感覺就如一刀刀劃在他心尖上般,讓他痛徹心扉。

            「寶寶不哭,愛美的小女生是不能哭腫雙眼的啊。」他輕撫寶寶的頭髮,在自家寶貝的髮旋上落下一吻。

            儘管寶寶只是個四歲多的人兒,可她天資聰穎冰雪聰明,小身驅,腦袋卻絕不容小覷。即使今天他這個爸爸能編造謊言來搪塞女兒,但畢竟紙包不住火嘛,總有一天,她也會知道一切。雖說是善意的謊言,但有了一個謊言,往後為了圓謊,自己就必須得編造更多謊言。萬一自己有天忘了其中的細節,前言不對後語,露出了破綻,到時候不僅讓自家寶貝得悉真相,還勢必影響到父女關係,到時候就算自己再怎麼解釋,只會欲蓋彌彰——不可取。而且自己是個雙性人這點是永遠都無法改變的事實,不是說自己不承認,它就不存在,那個又是自己的親女兒,既然如此,為甚麼自己還要費盡心思去隱瞞呢對不對?因此,金聖圭內心掙扎了許久,最後還是決定向寶寶坦白。

            金聖圭深吸了一口氣,「爸爸跟寶寶的同學朋友們的爸爸不同,爸爸由於身體特殊,所以能跟他們的媽媽一樣懷孕,而寶寶你呢,就是爸爸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寶貝。所以呢,爸爸不僅是寶寶的爸爸,同時也是寶寶的『媽媽』,寶寶你懂了麼?」說完,他如釋重負。

            止住眼淚,安靜的躺在爸爸懷中的小人兒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問:「爸爸,那寶寶的爸爸在哪?」金聖圭不由得感嘆,這果然是自己的女兒……

            抬眸見到轉角就是店門口的金聖圭不禁鬆一口氣。水來土掩,兵來將擋……他金聖圭無力招架,不是還有他的一眾好友嘛!裏面任寶寶隨便挑一個,都知道誰是她的爸爸。怕就怕,她的另一個爸還在……

 

 

 

#

 

 

 

            那人帶着妻子走了,卻留了份監護權轉移同意書。

            看着紙上那個蒼勁有力的字跡,金聖圭不禁苦笑。南優鉉,你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是因爲你知道了聖優是你的女兒,還是因為你那妻子生不了孩子?南優鉉,一定是因爲你知道聖優是你的親女兒,對吧?不會不是的。一定是這樣。也只能是這樣。

            頭又開始隱隱作痛。

 

           

 

            再次。

            金聖圭再一次,以幸福為名,忍痛割捨自己與寶寶之間的感情。

           

 

 

 

#

 

 

 

            金聖圭把自己所有的積蓄、名下的這間房子以及那轉角小舖全轉成女兒的名字。錢財身外物,錢可以再掙,女兒卻只有一個。儘管他知道聖優以後在南家生活根本不缺物質,可作為爸爸,他能為自己女兒做的,就只有這麼多了。看着自己驟然歸零的存摺,望着正在小床上午睡的女兒,突然百感交集。輕撫着女兒的額頭,抓起那比初出生時長大許多的小手,金聖圭不禁感嘆,別人說小孩一眨眼就長大這句話所言非虛。當初粉嫩的皺皮貓不經不覺已經要唸大班了,正是小孩最愛鬧騰的時間,可惜他再也無法陪在她身邊,看着他捧在手心百般呵護的小公主成長。一想起以後自己再也不能伴在寶寶身旁,這慢熱的孩子又得花時間去適應,金聖圭就鼻頭一酸。希望自己這個決定是對的吧。

            金聖圭平靜的向大夥兒交代了自己的決定。原以為一眾好友會叨念他,沒想到連向來極度仇視那個人的浩沅也出乎預料之外的安然接受了這件事。大家都沒多說甚麼,甚至連親姐也沒叨念他,只是這陣子常借故到家裏。大家都若無其事,一如往常的陪着他,陪着寶寶,默默的支持着他。至於金家兩老則依然被蒙在鼓裏,對外孫女歸於南家一事毫不知情。雖說兩老早晚也會知道,但為免為免兩老擔心,大夥兒一致決定暫時還是不告訴兩老。反正不管怎樣,寶寶依然是他金聖圭放在手心上疼的女兒,依然是她五個乾爸寵溺的乾女兒,依然是金家永遠的一份子。小聖優只是從今以後換了個姓而已。

            怕寶寶以後適應不了在南家的生活,又希望自家寶貝能在正式跟南家人生活前能多親近他們,金聖圭於是允許南優鉉和溫婉有空就來店裏逗逗寶寶,讓怕生的女兒能眼熟他倆。每個星期又總有那麼幾天,讓幾個好友輪流陪寶寶到南家蹭飯,讓寶寶能有機會,有更多時間跟南家人相處。雖然他為了避開與那個人見面,沒再到店裏,但從親姐和一眾好友口中得知寶寶慢慢不再老嚷着要找他,也不那麼抗拒只有自己跟南家人一起,讓他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寶寶啊,以後你有媽媽,同學們就不會再嘲笑你只有爸爸了。

 

 

 

            或許,自己也是時候找個伴?

 

 

 

 

 

 

我在想,優鉉會怎麼想。

p.s.嘗試換了個分段方式,希望這樣看起來會比較清晰~

 

 

 

 

 

 

二哥,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茯翎 的頭像
茯翎

圭公主頭上有朵南花花❤

茯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